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igggames,新手必看

“你这闺女咋不听话呢?我让你给二蛋道歉。

  ”当着这么多乡亲的面,赵前进显然有些不太高兴了。

  看着赵婷婷又气又急,左右为难的样子,李二蛋心里就嘿嘿一笑,他当然不可能真的让赵婷婷道歉。

  于是瞅准了机会说道:“前进叔,不用了,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

  ”赵婷婷看着李二蛋那副装老好人的样子就来气,“死李二蛋,你还挺能装。

  ”“爹,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回去了。

  我娘让你也早点回家吃饭。

  ”赵婷婷依然是无视李二蛋的存在,说完就推着自行车准备离开。

  一见赵婷婷要走,李二蛋也有点着急。

  可是又没什么借口可以把她留下。

  这时赵前进说话了:“闺女,你要是回去的话也行,正好骑车把二蛋也送家去。

  ”“爹,他那么沉,我能驮动他吗?”赵婷婷一噘嘴,有些不太乐意。

  “我不沉,能驮动,实在不行我还可以驮你。

  ”还没等赵前进说话,李二蛋就够着够着的说道。

  骑着一辆车回去,指不定路上会摩擦出点什么火花呢,李二蛋可不想放弃这个绝佳机会。

  “那就这么定了,闺女你先驮着二蛋走吧,我晚点自己回去。

  ”赵婷婷毕竟是个孝顺的姑娘,虽然她不明白老爹赵前进为啥突然对李二蛋这么好,但是见赵前进态度坚决,她也就只好点头同意了。

  “一定是李二蛋这臭小子给爹使了什么道,这坏蛋,一会儿我专门骑石子路,颠死你个小色鬼。

  最好把你裤裆里那两鸟蛋颠碎了,以后你对我也就死心了!”赵婷婷心里打定主意就去推自行车。

  “婷婷,要是你驮不动我的话,我驮你也行。

  ”“用不着。

  ”赵婷婷气呼呼的说完,就蹬起自行车,李二蛋赶紧坐在后座上,两人顺着麦田地头的泥土路向村里骑去。

  赵婷婷身上散发出的香气,随风飘进了李二蛋的鼻子里,让他一阵陶醉。

  “呸,不害臊,一个大小伙子,好意思让我一个姑娘驮着?脸咋那么大呢?”前面的赵婷婷冷嘲热讽的说道。

  “我说驮你,你也不用啊。

  ”“你也好意思,趁现在没人,赶紧给我滚下去。

  昨天你占我便宜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那可不行,是前进叔让你驮我的。

  你要是不把我带到家,我明天就告诉前进叔去。

  ”李二蛋屁溜溜的说着。

  赵婷婷在他眼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稀罕。

  所以李二蛋就喜欢故意气她逗她。

  “行,那你坐吧,一会儿要是把你那条小腿和两个鸟蛋都摔碎了可别怪我。

  ”赵婷婷气呼呼的说道。

  大长腿猛蹬了几下车子。

  其实赵婷婷现在的心里已经有了主意,正准备一会儿找机会惩治一下李二蛋呢。

  等自行车骑出了麦田,四下无人,李二蛋的眼睛就开始有点贼兮兮的了,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了赵婷婷那柳条般的小蛮腰上。

  赵婷婷今天穿的是一件短袖小衬衫,本来就有点短,蹬车子的时候她身子还往前一探一探的使劲,衣服也跟着往上窜。

  整个白皙剔透的小蛮腰就全暴露给了身后的李二蛋。

  赵婷婷这丫头的小腰怎么长的?平坦的没有一点多余的肉。

  一使劲,腰和屁股之间,还有两个性感的腰窝。

  而且腰细还不算,屁股还大,典型的水蛇腰,以后肯定能生儿子。

  这要是躺在炕上搂起来内个,肯定老得劲了吧?看着赵婷婷腰间的一片白皙,李二蛋的心就直痒痒。

  不由想入非非。

  以后要是把赵婷婷娶过门,天天晚上就枕着这小蛮腰睡觉,还不得美死啊?李二蛋想着,嘴里的哈喇子顿时流出来。

  刚好这时候赵婷婷一弯腰。

  李二蛋吓得顿时吸了口凉气,糟了,这下赵婷婷还不得发飙啊?“李二蛋你个臭流氓,你刚才往我身上整什么了?”果然,李二蛋正想着呢,赵婷婷就像触电似的一激灵,似乎感觉到什么。

  她突然神色一动,像猜到了什么似的。

  愤怒的将自行车停住。

  然后跳下来吼道:“李二蛋,你个大变态,看人家长的漂亮,居然偷偷在我后面……,还把那……那种东西……弄在……你恶不恶心啊?”赵婷婷此刻已经气疯了,抬起脚就奔李二蛋踢过来。

  “婷婷,你误会了!刚才是天太热,汗水滴下来了。

  你该不会是想成男人那东西了吧?婷婷,你这想象力也够丰富的啊。

  ”李二蛋赶紧一躲。

  然后信口胡说着。

  “你……”赵婷婷气的语塞。

  “我怎么说也是咱香草村的有志青年,怎么可能在你后面干那么龌龊的事呢?”一看李二蛋裤子整整齐齐的,应该是没撒谎。

  赵婷婷也疑惑了。

  “李二蛋,你要是再敢对我有什么企图,我发誓绝对会打断你,让你做太监。

  ”扔下一句狠话,赵婷婷再次蹬上了自行车,李二蛋则又死皮赖脸的坐上了后座。

  对于李二蛋这样的无赖,赵婷婷也是有点无语了。

  无奈老爹让她送李二蛋回家,赵婷婷也只好忍着气,继续驮着李二蛋往回骑。

  “婷婷,跟你商量个事呗,你能不能下次喊我的时候,别一口一个臭流氓的行不?让村里人听见了多不好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给弄了呢。

  ”“呸!李二蛋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就凭你还想弄我??做梦吧!说出去村里都没人信。

  ”赵婷婷打了李二蛋一拳,不屑的说道。

  这时,赵婷婷蹬着自行车一拐弯,进入了一片砂石子的路面。

  香草村是个穷村子,也没通公路,所以村子里好多的路都是用拖拉机拉些石子粗糙的一垫,平时步行还好,要是骑着自行车,好人都能颠的散了架子。

  “李二蛋你个臭流氓,看我一会儿怎么把你颠成软脚鸡。

  看你还怎么占人便宜。

  ”心里想着,赵婷婷故意专挑坑洼不平的路骑。

  “哎呦,疼死我了,婷婷你这骑的什么路啊……”赵婷婷坐在鞍座上宣呼呼的没事,可是身后的李二蛋可就惨了,坐在铁架上,屁股都快颠成八瓣了。

  这下可把前面的赵婷婷乐坏了,她憋着笑,心里总算舒坦了一点。

  “我说婷婷,你就不能挑好路骑吗?这么颠,你自己不难受啊?我的屁股都快被你颠碎了。

  ”身后李二蛋疼的死去活来的声音,赵婷婷实在憋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那声音像银铃般清脆。

  “该,活该,让你整天想着占我便宜。

  哼!”赵婷婷刚说完,突然惊呼了一声。

  自行车的前轮一下压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赵婷婷差点没扶好车把。

  连自行车都差点颠飞起来。

  车后座上的李二蛋实在找不到东西抓,只能一下子紧紧的搂住了前面赵婷婷的小蛮腰。

  否则他就飞出去了。

  “好软!”搂着赵婷婷的小腰,李二蛋心里惊叹。

  此刻的赵婷婷本来想腾出手来削李二蛋,可是这路面实在是太颠了,一个手扶车把根本扶不住,她只好两只手用力扶住才不至于摔倒。

  但这也助长了李二蛋的咸猪手。

  抱着赵婷婷更紧了。

  然后还把脸也贴在了赵婷婷的后背上。

  那滑滑的触感让他一阵陶醉。

  “婷婷,你这身上可真香!”“李二蛋,把你的臭手拿开!”赵婷婷一边喊着一边目视前方。

  生怕一分神就容易连人带车摔倒。

  “婷婷,我不能松开啊,我一松开就得被颠到车轱辘下面去了。

  ”李二蛋的手,还偷偷的在赵婷婷腰间抓了几下。

  不过被颠簸掩盖住了,赵婷婷也没注意。

  “这小腰手感又滑又软啊!”李二蛋心里暗暗叹道。

  本来赵婷婷被李二蛋抱住,心里很抗拒,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李二蛋的脸贴在她后背上的时候,她的腰间渐渐地升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

  让她仿佛触电了似的。

  “真讨厌,我怎么会对李二蛋这臭小子有感觉的?好在这小子不知道,否则真是羞死人啦。

  ”赵婷婷的心里纠结的想着。

  其实赵婷婷在城里读大学三年,因为长相漂亮,追她的男生很多,但是怕影响学习,所以她全都一一拒绝了。

  毕竟她也是个大姑娘了,所以偶尔也会忍不住浏览一些小网站,以满足那种空虚的心灵。

  谁知越看那种小片子,赵婷婷身体里的欲望反而越积越高。

  无处发泄这种欲望,所以这么久一直在身体里面积压着。

  今天被李二蛋男人的手臂这么一抱。

  顿时有要爆发的趋势。

  就在这时,颠簸的路面终于过去了,自行车已经进了村子。

  路面顺畅了之后,还没等赵婷婷说话,李二蛋就自觉的松开了她的腰。

  倒是让赵婷婷多少有些意外。

  “婷婷,刚才不好意思啊,实在是车子太颠了,一时情急才抱你的。

  你别介意啊。

  ”李二蛋突然态度转变,赵婷婷也有些纳闷。

  (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李二蛋,这话可不像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啊。

  ”“婷婷,你看咱们俩抱也抱了,嘴也亲过了!要不你就答应跟我处对象呗。

  ”“李二蛋,你还好意思提那件事?占我便宜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婷婷,毕竟咱俩都有了亲密接触了,你看你还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赵婷婷此刻也是有点无语,从来没见过李二蛋这么不要脸的。

  她也是想为难一下李二蛋,让他知难而退。

  于是说道:“行,那我就给你个机会。

  我爹当村长这么多年,一直想给咱们村修一条公路,连到山外面去,然后把小学重新盖个新教学楼。

  只要你做到这两件事,我就考虑跟你处对象,咋样?”“行啊,就这么简单?你等着。

  我一定把这两件事办了。

  到时候你可不许反悔。

  ”李二蛋嘴上虽然说的轻松,但是心里也知道如果以他现在这样领救济款过活,恐怕这一辈子都别想娶到赵婷婷了。

  听李二蛋的语气,赵婷婷一阵无语。

  算了,她也懒得跟李二蛋较劲。

  先不说盖教学楼的事,就是修条公路,就得花个几十万。

  这么多钱,李二蛋砸锅卖铁也拿不出来,所以理论上,她永远也不可能嫁给李二蛋。

  自行车很快就拐到了李二蛋家门前的村路上。

  远远的看去,似乎有个人正站在李二蛋家的门口,手里还拎着个水桶。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赵婷婷和李二蛋两人快到门口的时候,才看清原来是牛美丽。

  一见是她,赵婷婷不由的微微皱了一下眉。

  因为赵婷婷的老爹赵前进是村长,而牛美丽的男人魏大国是候补村长,所以两家向来是面和心不合,走动也很少。

  看到牛美丽,不由的猜测起她怎么会跑到李二蛋家门口来。

  早就听村里人说这牛美丽经常和野男人在苞米地里打滚,这次难不成是看上李二蛋了?“牛婶,你咋在这呢?”李二蛋从自行车后座下来问道。

  牛美丽赶紧笑盈盈的走过来。

  看到李二蛋是坐着赵婷婷的自行车回来,牛美丽眼神里不由的闪过了一丝诧异和警觉。

  “赵婷婷这死丫头没想到也挺闷骚的,居然抢在自己前面勾搭上了李二蛋,八层也是看上李二蛋了吧?哼,跟我抢男人,你丫头还嫩点,虽然你比我年轻漂亮,但是比起那方面的技术,你赵婷婷可比我差远了。

  ”心里如此想着,牛美丽脸上不动声色。

  “二蛋,婶子今天也闲着没事,这不寻思过来帮你打扫下屋子。

  你这家里也没个女人照顾,怎么能行呢。

  ”“牛婶,麻烦你这怎么好意思呢!”李二蛋客气着,心里想:这牛美丽不请自来,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难道今天就想在我家跟我滚一次?如果真要是那样的话,自己是要还是不要?“二蛋,你小子这人缘还不错啊,牛婶家住的那么远,还特意跑过来帮你打扫屋子,你的面子可真不小。

  ”这时一旁的赵婷婷把自行车停好后开口说道。

  李二蛋听这话风似乎有点不对,看到牛美丽来自己家,赵婷婷不是吃自己醋了吧?想到这,李二蛋的心里还有点小窃喜呢。

  “呵呵,牛婶也是关心我嘛!”赵婷婷心想:也不知道你真傻还是假傻,还关心你,这骚女人明摆着是想吃了你。

  一个自己男人不行的大骚包,突然来献殷勤,图什么?还不是想跟你那个?心里想着,赵婷婷没说什么。

  反正这事和她也没关系。

  只不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李二蛋身边突然有女人围绕,她心里也有点别扭。

  “婷婷,你还说我大老远来,你不也是骑着自行车驮二蛋回来的吗!你该不会是和二蛋处对象了吧?”牛美丽听到赵婷婷的话似乎有点冷嘲热讽的意思,心里有点不爽。

  但当着李二蛋的面,她也不好发作。

  “牛婶你想多了,没有的事。

  要不你们聊着,我就回去了。

  ”牛美丽在这,赵婷婷也实在没什么话聊,便骑上自行车走了。

  “二蛋,你快把院门打开,我这拎着水桶怪沉的!”李二蛋纠结了一下,牛美丽这骚娘们儿大老远跑来一定必有所图。

  也无所谓,反正这大白天的,她就算再饥渴难耐,还能吃了自己咋的?这娘们要帮自己打扫屋子,就让她扫好了。

  一念至此,李二蛋便打开了院门,牛美丽拎着水桶也跟着进了院里。

  她先将这院子里的脏衣服都泡在了水桶里。

  又用抹布沾了水,像模像样的帮李二蛋擦着窗户。

  “二蛋,早饭还没吃呢吧?”“还没呢,早上帮乡亲们浇麦田,所以回来晚了。

  ”

“嗯,好热好难受,杨叔,我有点晕了,你别再动了,太疼了。

  ”刘寒梦脸颊绯红,眼神迷离,浑身发抖,夹紧了两腿,抱着老杨,娇喘吁吁的求饶。

  “听话,再深入一点,你就不会难受了,乖啊!”老杨搂着她的小蛮腰,狠狠的朝她的那里刺探下去……刘寒梦一下子疼的大叫起来,她感觉身体好像传来了撕裂的疼痛,咬紧了红唇,浑身香汗淋漓的。

  “啊,不要,杨叔,你那里太粗太肿了,我好痛!”刘寒梦急了,使劲一推,把放松警惕的老杨推开,拿起一旁的被子遮住了身子。

  老杨原本就要破了刘寒梦的第一次了,没想到她的反抗这样剧烈。

  他不甘心就这么放弃,边哄着、边向她靠近。

  “梦梦听话,我都说了,等下就不会疼了,你不是还要帮我舒缓吗,快把被子拿开。

  ”“不要,我不要。

  ”她摇晃着脑袋,抓紧被子不让老杨掀开。

  老杨已经欲火焚身了,他满脑子都是那档子事,耐心也消失殆尽,一把掀开了她的被子。

  “杨叔,不要这样,不要……”刘寒梦见被子阻止不了他,直接用双手捂住下面,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老杨充耳不闻,一边伸手去抚摸她的酥胸,一边用手在她两腿间摸索,又挺着他那东西靠近她。

  突然刘寒梦手机铃声响了,这让刘寒梦眼睛一亮,断断续续的说:“杨、杨叔,我爸、爸爸来电话了,手机有定位。

  ”一听这话,老杨顿时清醒过来,要是让她父亲知道这事,他真得进局子了。

  吓得赶紧起身,跟刘寒梦说今天就是排毒加舒缓,但是因为部位特殊,不能告诉别人,不然下次就不帮她弄了。

  刘寒梦当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才不敢告诉别人。

  从包包里取出手机接通,软软的开口:“爸……我刚刚在睡觉没听见……嗯、好的。

  ”挂了电话,刘寒梦见老杨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穿好衣服坐在凳子上。

  不经意间看到地上的小裤,刘寒梦涨红了脸说:“杨叔,我要回家了。

  ”“那我先出去,等下送你回去。

  ”老杨知道没有机会了,只好绅士起来。

  临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刘寒梦的被子没有盖好,明显可以看到那里的泥泞。

  这个发现让他有些兴奋,看来经过刚刚那些事儿,他成功的点燃了她的激情。

  既然这样,他明晚就另外想个办法要了她!刘寒梦掀开被子,见床单湿了一大块,臊的不行,都怪杨叔不停手!她下床捡起小裤穿上,走动间感觉自己私密的地方隐隐作痛,不由好奇的想着:吴丽和赵成在一起怎么就不会痛呢?难道,是因为赵成的比较小?怀着这个疑问,刘寒梦坐着老杨的车回了家。

  老杨见她要关门,忙伸手拦住,问:“梦梦,你明天几点过来?”刘寒梦抿唇一笑,“明晚九点吧。

  ”老杨笑道:“记得准时来,杨叔给你准备了神秘礼物。

  ”“知道了,会准时去的。

  ”刘寒梦靠在门后,想到老杨的话甜蜜的笑了,她很期待呢(上门女婿的三姐妹)。

  第二天一早,老杨的店里就来了一个美女。

  简单的运动服穿在她完美的身材上,特别有气质,并且也挡不住她应有的性感。

  那一对饱满紧实的柔软,沉甸甸的挂在上面,老杨毫不怀疑跑起来的时候,会左摇右晃。

  白色的小短裤,露出一双雪白的美腿,扎着马尾辫的样子,竟有一丝清纯少女的味道。

  看着别有一番风味的少妇,老杨不禁起了反应。

  这一幕,自然也落入了张雪的眼里。

  她扭着水蛇腰,扬起红唇笑道:“老板,你这里有没有计生用品啊?”老杨咽了下口水,回道:“有啊,你要什么口味的?”张雪弯下腰,笑吟吟的问:“老板,你喜欢什么口味的?”她胸前的那一对柔软像两个沉甸甸的柚子一样,搭在桌子上面,随着她的话语摇晃着。

  老杨看得是口干舌燥,不得不说,成熟魅惑的张雪对他而言,有巨大的吸引力。

  刘寒梦是清纯的少女,李蓉是勾人的尤物,那面前这个就是魅惑人狐狸精。

  自从老伴去世后,他就没得到过女人的滋润,每次都在关键时刻被打断,他已经憋了很久,对于那方面的渴望,简直如狼似虎。

  现在张雪的暗示,成了压倒老杨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喜欢玫瑰味的,玫瑰香有求爱的感动与沉醉。

  ”张雪掩唇娇笑起来,“老板,我们的爱好都是一样的,那给我拿一盒吧。

  ”“美女,你说别的方面会不会更契合呀!”老杨口中说着,走到一旁的架子旁,取出一盒递了过去。

  张雪笑了笑,接过盒子直接塞进包里,付款后转身离开。

  “啊!”没走两步,张雪突然双腿一软,脚下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

  脚踝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肿了起来。

  老杨见状,急忙上前扶着张雪。

  “美女,你没事吧?”张雪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秀眉紧蹙。

  “有点疼,我试试看能不能走。

  ”刚站起身,她脚下一阵剧痛,整个人扑在了老杨的怀里。

  老杨也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正好握住那一对饱满。

  他下意识的捏了一下,张雪情不自禁呻吟出来。

  “嗯哼……”这老板,自己都受伤了,他还想着占自己便宜。

  想到这儿,她噘起嘴说:“松开,你手放哪里呀!”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现在的表情,就像老婆跟老公撒娇的样子。

  “美女,你的脚踝都肿了,我松开你走不了的。

  ”老杨关心道。

  “不用你管,我能走!”张雪白了他一眼,强行往前走,可脚裸处剧烈的疼痛,让她直冒冷汗。

  老杨懂得察言观色,看得出她没有真正生气,赶紧上去,一把拽住她的手。

  “美女,我送你回去!”张雪纠结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外来的车子不能直接开进小区,张雪只能趴在老杨身上,让他背进去。

  自己的胸部贴在老杨微微湿润发热的后背,她感觉那股热量仿佛通过衣服,袭遍了自己的两片酥胸。

  而酥胸上传出的感觉,又通过所有表皮细胞,席卷了她每一寸肌肤,让她仿佛身处棉花糖里,甜甜的。

  同时,老杨也呼吸急促,两片柔软挤压在自己后背,随着走路时的晃动,就像是在给他按摩一样。

  他的手没有闲着,抱着张雪的大腿根部,时不时会往上提。

  张雪察觉到老杨的动作,心里却并不反感。

  一会儿后,老杨用手指慢慢的划过张雪的大腿内侧,来到私密处的边缘地带。

  “唔嗯……”顿时,张雪脸色一怔,下面轻微的瘙痒传来,让她下意识闷哼一声。

  本以为老杨不会在外面太过大胆,可谁曾想老杨的胆子超乎了她的想象。

  他的手指缓缓伸进那薄薄的短裤,然后勾起张雪的蕾丝小裤裤,一点点的往前。

  张雪扭动了一下臀部,可就这么一扭,刚好让老杨的手指钻了进去……下一秒,张雪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啊……”这突如其来的异物,让她眉头一紧,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

  可一根手指对于她来说,根本满足不了她的空虚。

  不过那种来回的挑逗,却让她又觉得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那个玩意儿比不了的。

  老杨手上的技术还是挺不错的,他把自己所有的渴望,都通过这根手指发泄了出去,让趴在他身上的张雪颤抖不已,甚至嘴里连续不断的发出了娇喘。

  好一会儿后,张雪实在招架不住,这样下去,她担心自己在老杨身上就高潮了,于是赶紧抓住老杨的手,制止他的行为。

  “美女,怎么了”老杨假装问道。

  张雪埋着脑袋,娇嗔道:“叫人家雪儿,你别乱动呀,路上还有人,赶紧送我回去吧!”听到这话,老杨一个激灵,差点把这茬给忘记了,赶紧抽出手,加快脚步往她家里走。

  到了她家,将张雪放在沙发上,老杨的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了她两腿之间,一条白色的短裤上,中间的那个部位特别的透。

  只是看着张雪那痛苦的模样,他赶紧收回心思。

  “雪儿,你家有没有红花油,我给你擦一擦。

  ”“在左边柜子的医药箱里,你去找一下。

  ”张雪揉捏着脚裸,自己闻到身下散发出来的气味,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裤子都透了,赶紧并拢双腿。

  想到老杨刚刚在外面就那么弄自己,她就觉得很兴奋。

  越想她就越觉得羞耻,可是看到弓着身子找红花油的老杨,她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双腿,幻想着老杨转过身,对准自己那个地方一顿猛抽。

  与此同时,老杨刚好转头,看到了那香艳的画面。

  张雪吓得赶紧再次并拢双腿,脸蛋儿红得快滴出血来。

  “我难受……”老杨楞了一下,然后走到张雪身边坐下,轻轻的将她的小脚放在自己的腿上,而那白嫩的小脚丫,刚好挨在自己滚烫的那处。

  “雪儿,这样舒服一点没?”老杨邪笑着问,张雪并不反感,反而挨得更近,用自己的小脚丫,去好好感受老杨的火热。

  “雪儿,我给你擦药。

  ”老杨猛吸一口气,差点扑了上去。

  将万花油倒进手掌心,然后紧紧的贴在张雪那有些红肿的脚踝上,十分温柔的按摩着。

  本来有些疼痛的,可看到认真又温柔的老杨,张雪忍住痛意,享受他的照顾。

  随着老杨的揉搓,张雪的疼痛得到了缓解,随之而来的,是轻微的舒爽。

  “嗯哼……”老杨飞快瞥了张雪一眼,发现她紧闭双眼,长长的睫毛微颤,脸颊绯红,似乎没那么痛苦了。

  于是,他的手转到脚丫子的地方,开始把玩起来。

  感受到老杨的手改变了位置,张雪依然没有睁眼,此刻她的脑海里,全是那种刺激的画面。

  “嗯……”这略带诱惑的呻吟钻进老杨耳朵里,让他心神一动,手也不自觉地慢慢往上,摸到了张雪的小腿上。

  柔嫩光滑的感觉在老杨的手心萦绕,弄得他气血上涌。

  而张雪装作不知道,抿了抿嘴唇,让老杨那双温热的大手,爱抚她的身体。

  见张雪没有抗拒的迹象,老杨知道,这是动情了,于是他的手继续顺着往上,一直到大腿内侧。

  此刻张雪裤子透的地方已经有些许干涸的痕迹,但因为老杨的动作,却再次变得透明起来。

  老杨为了避免夜长梦多,直接拉开了她短裤的拉链,之后拨开她的蕾丝小裤,直接用力的开始揉捏她那神秘的地方。

  张雪没想到老杨会这样直接,虽然她最期待的是老杨按她这里,让她浑身哆嗦,张着小嘴就发出了快乐的叫声。

  “哎呀,嗯,老板你这是在干嘛,这里不可以摸的哦!”老杨却微微的一笑,他当然是故意直奔主题的,他已经摸透了这女人欲拒还迎的心思了。

  “雪儿叫我杨哥吧,亲切一点,我这是在给你深度按摩,按完可以增强皮肤的润泽度与柔软度,还可以保持完美的身形哟!”老张嘴上这样说,手上还加快了速度磨蹭她两腿间。

  这弄的张雪浑身瘫软,不停的发抖了。

  “嗯,那就、麻烦杨哥……帮我深度按摩了。

  ”张雪手搭在沙发上,媚眼如丝的说。

  老杨觉得快要得手了,为了让她更加渴望,他一边用手在她的胸前揉捏,一边将四根手指放进张雪那里。

  “啊……嗯……”张雪受到这样的刺激,敏感的低叫起来,她一开始还夹着老杨的手,后来干脆把两腿张开了,慢慢的享受这样的快感。

  老杨非常有技巧,当他碰到了张雪那最敏感的地方后,她一下叫出声来,娇喘吁吁的。

  “嗯……杨哥,好热啊……”张雪眼神变得迷离,整个人软绵绵的,目光聚集在了老杨的裤子上,还舔了舔红红的舌头,非常的诱人。

  老杨也知道是时候了,他故意把身子靠近张雪,隔着裤子,摩擦她的大白腿。

  张雪伸手把老杨的裤子解开,暗道:“好大,好强啊!”之后着魔一般,伸手抓住了那里,上下套弄起来。

  老杨浑身一震,手指加快了速度,伸到她身体里面,不断的抽送进出,让张雪的渴望达到了巅峰值。

  “我……要……啊……”张雪被弄的浑身难受,手上的东西好热好烫又好大,让她不由说出了羞耻的话。

  老杨得意起来,“雪儿,我马上满足你。

  ”“好啊,快给我,我要……”张雪点头,老杨的手指已经抽了出去,现在她的身体非常的空虚,刚才强烈的快感,让她意犹未尽。

  感觉老杨把她两腿分开了,她浑身激动的颤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老杨两腿间的大家伙。

  在她的注目下,老杨故意在洞口转了一圈,惹的她受不了的仰头扭动起来。

  忽然,她觉得身子下面被又粗又大的异物塞满,那东西非常的炙热温暖,直接进入了她那诱人之处。

  

但老赵的大手却如同两只铁钳,紧紧抓住了她白皙光滑的大腿,让她根本起不了身。

  沈婷好羞急,不光是心里羞,下面也难受的厉害。

  “你放开我,你不能这样,不要再弄了,我好、好难受……啊~!”她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超强刺激。

  很舒服,而且是由外到内的一种强烈舒适。

  隐藏在娇躯深处的火热更是被勾了出来,那儿感觉更加强烈了。

  当感受到沈婷身下的反应时,老赵更为兴奋了,眼珠子直要冒火。

  要不,就,就和老赵试一次?尝尝那种事情的快乐?当这个念头在脑海中泛起时,沈婷瞬间大羞,脸色通红通红的几乎要滴血。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冒出这种念头,但她很恐惧。

  所以她在娇息急促中艰难的威胁着,“老赵,你再不松开我,我要报警了!”老赵原本觉得还挺刺激的,可听到这话后,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子。

  他都五十多岁了,万一沈婷真的报警,那他下半辈子怕是要老死在监狱里。

  他倒不怕蹲监狱,他怕的是真的蹲了监狱,就没沈婷这么旖旎的姑娘可以玩了。

  于是稍加琢磨,就放开沈婷了。

  感受到身下没了束缚,沈婷心里松了口气,赶紧起身。

  可在起身的瞬间,她竟然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就跟身子下面似的,感受到了极尽的空虚,仿佛没有继续下去,让她更加难受了。

  这种念头让她很羞人,以至于发展成羞恼,彻底对老赵爆发出来。

  “老赵,你混蛋,我这么相信你,你竟然这么流氓……”早在动口之前,老赵早就想好了对策。

  所以在沈婷恼羞成怒的爆发后,老赵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沉默无声。

  沈婷责骂几句后,见老赵没了动静,心里有些害怕了。

  这个老赵,不会是因为那里憋的厉害,疼死了吧?迈步上前,试探着拿小脚丫踢了老赵胳膊一脚,依旧没动静。

  这可把沈婷吓坏了,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立刻斥满晶莹泪花。

  “赵大叔,赵大叔你别吓我啊,你快起来,你快起来吧……”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之前发生的事情了,蹲到老赵身前,使劲的摇晃他。

  可摇晃着的时候,沈婷却突然看到老赵眼角,溢出了泪珠,顺着双鬓落下。

  老赵,哭了?沈婷很诧异,完全不明白老赵为什么会哭。

  下一瞬,老赵的拳头猛地锤击在地上,充满了恨意。

  随即更是悔恨的嚎啕起来,“婷婷,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我是头老畜生,我对不起你啊!”“你那么好,那么善良,我不该欺负你的,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我没有足够的刺激去让那里发泄,我真会废掉的……”老赵悔恨的自责着,稍后还拿手掌抡自己的大耳光。

  那响亮的动静,连沈婷停在耳朵里都觉得有些疼。

  看到老赵这么自责,这样悔恨,沈婷心中原本的羞恼顿时消减了许多。

  善良如她,相信了老赵的眼泪和自责,觉得老赵也并不是故意的。

  而且这会儿再看看老赵身下,通红通红的,而且肿胀的特别厉害。

  看起来,真的就好像要爆掉一样。

  她纠结着,要不要再帮帮老赵,可惦记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又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

  老赵依旧在深深的自责,并且含着眼泪掏出了手机,要拨打110报警自首。

  沈婷一见这场面当时就急了,她哪敢让老赵报警啊!万一这件事情传出去,她以后还要不要嫁人了?忙一把将老赵手中的手机给夺过,沈婷说道:“不要报警,不要,我原谅你了!”苦肉计成功,老赵心中暗暗欢喜,但还是继续装出悲悯自责的模样。

  “不行,你能原谅我,可我原谅不了我自己,我废(完美暗恋)掉是我活该,但我不能连累你。

  婷婷,你心地善良,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善良也是最美丽的姑娘,我不想伤害你,也不能伤害你!”“你就让我报警吧,我要为自己的错误负责,我要去监狱里面对我的行为赎罪。

  反正稍后我那里会废掉,在外面也只会成为好些人的笑柄,我还不如去监狱里面蹲着呢……”老赵又是卖苦又是自责的,直把沈婷说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使劲摇头,阻止了老赵的这种想法。

  随即更是扭头,羞羞地望向了老赵的身下。

  她琢磨着,反正也已经帮老赵弄过了,那就再弄一次好了,也算是做好人好事。

  心中有了打算,沈婷羞羞的对老赵说道:“我帮你好了,我用手帮你,你不能再弄我了。

  ”老赵心头窃喜,但脸上却是一副决绝的模样。

  “不要,我已经伤害了你,我没脸再接受你的帮助。

  而且你的手也不管用,那种程度的刺激根本不够释放我,我做那种事儿太持久了,你除非是用下面帮我,不然不管用的。

  ”沈婷羞疯了,她连连摆手,“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我绝对不可能用那儿帮你,绝不!”沈婷的意志还是坚定,她不可能为了帮助老赵,而把自己珍贵的第一次给献出去。

  可是老赵又痛苦的不像话,甚至还自暴自弃的要去蹲监狱,这让沈婷有些没了主意。

  

“啊?”听着王婷的回答,林三咕咚咽了口唾沫,不可思议的看着王婷,尼玛这是什么情况,短无力这不是形容男人……林三装作不明白,顺着问道,“什么短无力呀?”“就是,你知道的,他年纪大了,房.事总是有心无力,每次都是动几下接着就she了。

  ”刚才答非所问的回答了林三的问题,王婷就意识到不对劲了,可是这种夫妻间的秘密她从未对别人说过,此时一开口,下意识的就想将自己的委屈倾倒出来,想着林三刚才在卫生间里做的事情,她仿佛着了魔一般,若是林三听后……所以她也就强忍着羞赧继续说下去了。

  “那,那你……”林三心潮澎湃,真他娘的刺激,和已婚少.妇谈论夫妻房.事,真他娘的刺激,听这话的意思王婷这个有气质少妇似乎受尽了委屈,要是自己稍微……那以后自己可就不用偷着用她的内库了。

  “我……”王婷说着声音低迷起来,无奈的说道,“我能怎么样,以前没生孩子的时候,他完事后,还会用手指帮我一下,可是生了孩子后,他彻底的不管我了,每次完事后,就呼呼大睡,根本就不迁就我……”听着王婷伤心的话,林三心里暗骂王婷老公暴殄天物,这么好的老婆,竟然只是当做生育工具。

  从王婷的话里,林三已经猜出她老公的想法了,她老公岁数大了,找女人更多的是为了传宗接代。

  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对女人好呢。

  没孩子前他还会迁就王婷,在房.事上也考虑王婷的感受,可是等王婷怀了孩子生了娃,那王婷在他看来和世界上大部分女人一样,就是比男人少了个把。

  “那你是不是经常用手?”林三脑袋一抽顺着王婷的话就说了出来,说完后林三心脏砰砰直跳。

  王婷显然也没有想到林三会这么直白的问出来,她的娇躯一颤,绯.红顺着脖子就爬上了脸颊,羞赧的看了林三半天才悠悠的开口道。

  “三哥,你咋问我这么羞人的问题呀?”林三心头一跳,这小娘们勾人的眼神让他有些难受,一时间摸不准她的意思了。

  他吞咽着唾沫打着哈哈试探的问道,“王婷,那个你要不方便说就不说了,全当我没问,哈哈……”“三哥说的哪里的话,都问出来咋能当没问呢。

  再说了三哥也不是外人是我们家的恩人。

  ”她说着往前走了一步身上的香气钻进林三的鼻孔里,让他浑身舒坦。

  “三哥也猜到了吧。

  我男人做生意,经常不在家一出去就好几天,而我又年纪轻轻,有时候忍不住,就用手……”“哈哈,没事,都是成年人了,三哥理解,你看三哥呵呵,三哥一个老光棍平时兴趣上来了,也用五姑娘咳咳……”林三自爆丑事避免尴尬。

  “嗯。

  我猜到了,刚才三哥还用了道具呢。

  ”王婷说着身子慢慢的往前靠。

  “道具?”林三心头一惊。

  “就是我的内库。

  ”王婷的话让林三大惊,赶忙解释道,“妹子,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内库嗯……从衣服篓里掉出来了,我,我帮你捡回去……”林三一边狡辩着,一边观察着王婷的神情,越说到后面他越觉得不对劲了,因为……他发现王婷眼睛竟然幽怨的盯着他,而且她的眼睛还有意无意的偷看一下林三的下.面,尽管那里已经吓得不敢抬头,但是本身尺寸惊人,平静时候规模也颇为惊人。

  任何一个独守空房的女人都不会无缘无故找个陌生男人解决生理需求。

  在受到丈夫冷落的时候也是王婷了解到女人真正快乐的时候,她多次想要自己的老公带给自己那种快乐,可是从来没得到满足过。

  她的那些玩闹的姐妹多次劝说她让她找个小年轻快乐快乐,年纪轻轻嫁给一个糟老头子连女人的快乐都没有体会到,很亏,要那么多钱干啥,也不快乐。

  今天,在医院的时候她只是当林三是个好人,热情可靠,可是刚才发现林三竟然偷偷的拿着她的内库闻,一开始她很气愤,后来她陡然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林三年富力强,而且可靠,尽管有些不堪的行为(三个洞都被塞满爽),正说明自己对他的诱惑大呀。

  “三哥真的吗?内库咋可能从衣篓里自己出来呢?”王婷眼中带着丝丝渴望,努力的让自己显得镇定,她第一次这么主动够引男人,她也害怕,当然她更加担心林三拒绝她,以为她是个脏女人。

  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此时林三内澎湃,要不是弄不清王婷的真正意图,他早就动手将王婷推倒在沙发上了。

  身材好气质佳的少.妇被压在沙发上,想想某国两人电影里面的情景林三就觉得浑身刺挠,原本没有任何反应的二号,正蓄势待发,再稍微一撩拨恐怕就会顶上天了。

  “你,你都看到了?”林三索性承认了。

  “我还以为三哥是个老实人呢。

  现在看来,三哥也不是什么好鸟。

  ”王婷嘴上斥责,但是身子却是猛地往前一倒,整个人一下子扑进了林三的怀中。

  这样了林三要是再不明白王婷是什么意思,他可就真是老实人了。

  林三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发香,故作不知的问道。

  “妹子,你这是咋了?咋倒我身上了呀?”“三哥,你扶我躺下吧,我这会觉得浑身没有一丁点力气,你说我是不是也感冒了?”王婷低着头声音羞涩,可是林三也却清晰的感觉到她的两道目光正直愣愣的盯着林三裤子中已经崛起的某个位置。

  林三也能感觉到王婷肯定是第一次对诱.骗男人,这也让林三心中欢喜,暗道王婷不是个放.荡的女人,人尽可夫的女人林三可没有兴趣。

  “那,妹子,我扶你到沙发上吧?”林三试探的问道。

  “客厅里不方便,还是去卧室吧。

  ”王婷羞涩的说道,若是一会林三要在客厅里做,她会羞死。

  林三脑袋里全是两人电影中沙发上的桥段,床实在是没什么新鲜感。

  “你家这沙发又大又宽敞,就在这也挺好,再说了我一个大男人去你卧室不合适。

  ”“我感冒了,一会不得打针吃药啥的,这在客厅里能做吗?”王婷说着觉得自己脸发烫,这是她能说出的最大尺度的话了。

  王婷隐晦的话让林三内心激荡起来,王婷软绵绵的身体挤压在他身上,他早就受不了了。

  既然王婷都这么主动了,林三若是再怂,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林三一咬牙,双手大胆的往王婷腰身一圈,在王婷惊叫声中一个公主抱将她揽在怀里。

  低头看着王婷羞涩红透的小脸林三情不自己的低头在她圆润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温香入口。

  “嗯……”王婷娇躯一颤,轻微的挣扎一下,口中发出哼唧的无力抗议。

  林三见一击奏效,哪里还会放手,快速的走到沙发上,将王婷平放在沙发上,看着王婷那渴望而又迷离的美眸,林三哪里还忍得住,浑身的血液涌向一处,某处早就蠢蠢欲动的长枪瞬间达到最强状态。

  “三哥,我好像感冒了,你能帮我打一针吗?”打针这个词是王婷的那些姐妹告诉她的。

  “婷婷,你别着急,三哥这就来帮你。

  ”林三吞咽了着唾沫,激动的连衣服都来不及处理,一下子就上了沙发,趴在了王婷的身上。

  尽管隔着衣服,但是一接触到王婷柔软的身体林三就忍不住了,一双手急躁的钻进王婷的衬衣里,几下就将衬衣的扣子给撑开了,瞬间那两颗精美绝伦的倒水滴就进了他的手里。

  王婷的身体很敏.感,林三一上手,她就觉得一股电流流遍全身,身体控制不住的往上挺,双手从后面用力的抱住林三的后背。

  “三哥,亲我,爱我,我,我好想.要。

  ”林三没想到王婷这么的着急,基本上是一碰就有感觉了,他能够感觉到王婷的身体不停的往上挺,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突出一部正被王婷柔软的肌肤刺激着。

  “婷婷别着急,三哥也想和你再进一步。

  “林三轻声说着,而手已经是往下滑,伸向了王婷腰间,稍一用力,王婷的裤子就出现了缝隙。

  王婷知道林三要将她最后的防线撤去了,她配合着躬身方便林三给她脱,而她呢,也是羞赧的伸手慢慢的朝林三的裤子走去。

  片刻,两人的裤子都没了,林三跪在王婷下.边,看着王婷羞涩的脸,再看看她不停颤抖对身体,以及战战兢兢轻微分开的双腿,林三知道王婷还是有些放不开。

  这也不怪王婷,她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然那么的不安分,竟然对一个认识一天的男人那么的渴望。

  她低着头羞涩的看着林三双腿,二号早就是雄赳赳气昂昂了,她忍不住拿老公的和林三的对比。

  完全不是一个档次,林三的至少比自己那不中用老头的大上一倍多,而且似乎还很米且。

  她相信林三一定可以将她带到姐妹们说的那种快乐的上天的感觉。

  “三哥,你要慢点,我怕承受不住。

  ”王婷扭动着身体,有些害怕的将双腿又闭上了几分,声音有些颤抖。

  “放心吧婷婷,三哥不会用力的,婷婷这么美的女人,三哥咋敢用力呢。

  ”林三伸手轻轻将王婷双腿往两侧分。

  ”嗯。

  三哥,你这有些大,比我老公的大不少,你一会要慢点,我怕疼。

  ”王婷声音颤抖的说道。

  她是真的担心林三不管不顾的猛冲,她娇小而且真的怕疼。

  “放心吧婷婷,我会很疼你的,会轻轻的。

  ”林三做好了所有准备,慢慢的朝前靠去……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e.aspx?2480.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e.aspx?2291.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e.aspx?682.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e.aspx?476.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e.aspx?4259.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e.aspx?5491.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e.aspx?6050.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e.aspx?4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