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高橋 聖子 免費,新手必看

晚上,我熬了半个通宵,做出了一个自我感觉很是完美的企划案,第二天我兴冲冲的来到公司打算交给经理请功,没想到刚到经理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了秘书小丽那风.骚入骨的浪叫声。

  这声音就像是一只突然出现的白.嫩的小手一下子将我的心脏给提到了嗓子眼儿,我一时没忍住,就多听了一会儿,结果不小心被发现了,胖的跟猪似的的经理当场发飙让我滚蛋,任我苦苦哀求半天也是于事无补。

  就这样我失业了,说真的,失业真的比失.身难受多了。

  而且我这一失就是一个多月,在交了下个月的房租后,身上只剩两百三十四块,怕是连这个月的饭费都不够了。

  说实话,我抢劫的心都有了。

  或许是天无绝人之路,以前上班的那个公司的财务张姐打来电话,说是有个 “借种”的差事问我愿不愿意干。

  ‘借种’?!当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感觉脑子好像被雷劈了一下似的,当时就懵了。

  在我的老家农村倒是经常听到老人们说起这种事情,或是某人没生育能力,然后找个族亲的同辈来传宗接代。

  只是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了,好多大医院都建立了精.子库,实在不行的完全可以去医院人工授精,只要做的隐秘点,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对自己名声也没多大影响,犯不着用这种老掉牙的方法。

  不过听张姐的意思,显然对方反而十分热衷于这种方法,甚至开出了大价钱。

  三十万!这个数字在我脑海中久久回荡,对我这个山里出来的穷小子来说这三十万的诱.惑力太大了。

  我父亲当过五年的海军,在海上留下了风湿性关节炎的病根,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直到两年前,几乎只能在轮椅上生活了,这两年来家里的重担也几乎落在了母亲身上。

  如果有了这笔钱,父亲就有了再次站起来的希望,同时也能解决一下家里的窘境。

  再加上我现在的处境,最后我一咬牙决定,这个女人我干了!张姐随即就安排了我跟对方见面,时间是中午,并让我好好打扮一下。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感觉这事挺操蛋的,我这都打算卖身了,还得看对方满不满意,当然我心里也忐忑的很,希望对方不是什么恐龙级别的大妈。

  在我潜意识里,觉得对方整这种‘借种’的幺蛾子,应该不会是什么良家妇女,或是漂亮的女人,要不然勾勾手指,岂不是成群的男人往前凑?反正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为了那三十万,我也是豁出去了!这个上午我感觉过得很慢,简直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熬到十一点了,张姐才来电话说在雅丁湾的餐厅见面。

  临出门的时候,我照了一下镜子,自我感觉还是良好的,心里虽然有点忐忑和紧张,不过头皮一硬,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

  在餐厅的包间里我见到了吴敏,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她(我的男友一千岁)不但不是那种人老珠黄,丑不拉几的女人,反而是个大美人儿。

  她皮肤白.嫩,眉目如画,身上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连衣套裙,腿上套着一双肉色的丝袜性,将她的腿部线条完全勾勒了出来,一双浅红色的水晶系带凉鞋如画龙点睛般的配在那一双大小适中的脚上,显得她整个人靓而不妖,却又让人忍不住遐想联翩。

  我深吸了一口气,差点儿想揉揉眼睛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这样的脸蛋儿,这样的气质,穿上古装那就是天上的仙女,换回套装就是地上的女神,跟她一比,那个在经理办公室浪叫的秘书小丽,简直就是卖弄风.骚的草鸡。

  现在已经不关乎那三十万的问题了,因为像吴敏这样的美女莫说是给我钱“借种”,就是让我给她贴钱来上一发,也是我十分乐意的事情。

  因此,对于借种现在我不但没有抵触,反而倒有些期待了!在我观察吴敏的同时,吴敏也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了我一会,然后确定了我的学历和家庭情况之后,就让我跟她走。

  我心里暗喜,以为她这是要带我去开房,这简直比微信、陌陌那种约炮更简单粗.暴啊,而且还是对方付费的那种。

  随后证明我想多了,十几分钟之后,吴敏驱车带我来到位于东郊泰河旁边的一处别墅区,在其中一栋别墅停了下来。

  就在这栋别墅里,我见到了吴敏的老公黄启鹏。

  黄启鹏是个胖子,相貌普通,三角眼,脑袋大,脖子粗,要不是人模狗样的穿着一身西装,乍一看还以为是个杀猪的屠夫。

  我进来之后,黄启鹏的一双三角眼,盯着我看了一阵,直看的我浑身发毛,毕竟我是吴敏找给给他戴绿的。

  “这个人没什么问题吧!”看了我一阵后,黄启鹏的目光终于从我身上离开,落在吴敏身上。

  看来这事成不成还是要看黄启鹏的意思啊,我的心也揪了起来。

  “没有,老家是农村的,滨海大学刚毕业不到一年,我表姐以前的同事,在这之前我已经打听好了!”吴敏好像很怕黄启鹏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听完之后,黄启鹏沉默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道,“一会我叫人过来给他检查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就这样吧!”说完之后,黄启鹏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晃悠着那身颤巍巍的肥肉离开了别墅。

  黄胖子离开之后,吴敏又恢复了她那冷傲清高的模样,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心里冷哼一声,装什么装,黄胖子在的时候,跟个乖宝宝似的,这会又装什么清高?反正这事一旦定下来,老子就能名正言顺的上了你,到时候还不是让你躺着就躺着,让你趴着就得趴着?不到半个小时,黄胖子安排的检查人员就来了,是个二十岁出头女孩,名叫柳青瑶,是黄胖子的表妹,毕竟这种见不得光的事,还是自己人比较靠谱。

  柳青瑶的年龄看起来比我还要小一点,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面容姣好,青春靓丽,如果说吴敏像是女神,那柳青瑶就像是那种情窦初开的小公主了。

  不过跟吴敏相似的是,这柳青瑶对我态度也是一样的冷淡,好像我在她们眼里就像是货物一般,令我心里感觉很屈辱。

  “青瑶是学医的,让她给你检查一下,如果身体没毛病的话,咱们就可以签署协议了!”进了客厅,还没坐下,吴敏就冷冷的吩咐道。

  我点了点头,表示没有异议,然后就看到柳青瑶从茶几上的小包里拿出一套工具,熟练的消毒之后,在我手腕上抽了一管血,随后递给我一个塑料的小杯子,还有一本封面是半裸美女的杂志,有些厌恶的看了我一眼,冷冷的指着洗手间道,“自己去解决一下,这个不用我教你吧!”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没想到还有被美女逼着打手枪的一天。

  完成了两种采样之后,柳青瑶就有些闷闷不乐的离开了。

  整个别墅的客厅里就剩下我和吴敏两个人,气氛有些冷,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吴敏,发现吴敏也是一脸烦躁的样子,随后让我自己在客厅里等着,然后她自己上楼去了。

  从背后看着吴敏的翘.臀和摇曳的美腿,我心里越发期待和不安,期待的是,如果事情顺利的话,她的那双大白腿将会热情的为我打开,不安的是,万一柳青瑶给我检查出什么毛病来,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而且看柳青瑶离开时的表情,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一个小时后,柳青瑶终于回来了,并且带回了一个令我十分振奋的消息,化验结果显示一切正常。

  闻言吴敏也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随即取出一份协议,摊在了我面前。

  我看了一下,这是一份保密协议,上面的内容很简单一共才四条内容,第一条,在协议期间男方必须辞去所有工作,住在女方家里,直到成功受孕之后方能离开,第二条,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女人的任何安排,第三条,男方对此事件无论事前还是事后都必须严格保密,第四条,以上三条如有违约行为必须赔偿女方三百万人民币。

  看完最后一条,我忍不住眉头一皱,抬头看着吴敏,嘴里说道,“协议没问题,不知道我签了这份协议之后,钱什么时候给我!”“哼!”吴敏闻言,嗤笑一声,“真是乡巴佬,这点钱我们还不至于跟你耍花样。

  ”随后,吴敏让我把银行卡的卡号给她。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随即从钱包里掏出银行卡给了吴敏,几分钟之后,手机短信提醒,我的账号上多了三十万。

  “这下相信了吧?”吴敏冷冷的瞥了我一眼,嘴里说道。

  “相信了,相信了!”我笑着点了点头,虽然吴敏太多冷淡,甚至有些厌恶的样子,不过既然收到了钱,再加上吴敏这样的绝色美女,我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有点心花怒放。

  签完字之后,吴敏就将协议收了起来,让我今天将自己的琐事处理一下,明天早上再来报到,报到之后就会一直住在这里,直到事情完结。

  我知道吴敏这是为了保密,不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即便是相当于被软禁一段时间也无妨,再说有吴敏这个美女陪着,想来这段时间也不会无聊。

  从吴敏的别墅离开之后,我便回了出租屋,将自己是东西收拾了一下,便将房子退了,然后给父母打了个电话,将钱转回家,让老妈带老爸去医院看病。

  第二天上午,我如约住进了别墅。

  今天我来的时候,只有吴敏和柳青瑶在,吴敏那个老公黄胖子也不知道是知趣,还是有工作要忙,并没有在。

  今天的吴敏,可能是因为在家里的原因穿着一身宽松的丝质睡袍,很是随意的靠在沙发上,跟柳青瑶聊着天,看到我来了之后,立即将露在外面的两节白如莲藕般的小腿收了起来,脸上的神色也马上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弯,由晴转阴。

  “看够了吗?”吴敏冰冷的声音如一盆凉水浇在了我的头上,瞬间让我清醒了不少,心里也开始后悔自己也太禁不住诱.惑了。

  我神色木讷的看了吴敏一眼,这话实在不好接茬,干脆不接她的话。

  “哼!告诉你,别动什么歪心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还不够格!”吴敏见我不说话,继续冷嘲热讽的说道,“你只是我请来一个工具而已,最好把自己的位置和心态摆正,省的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后面这句话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了,顿时让我火气上涌,我是你请来的工具不错,可我这个工具有点不同,那是帮你受精的,帮你怀孕的,臭娘们看不起老子,老子早晚干了你!我脸色憋得通红,可仍然忍住了心底的火气,最终没有爆发出来。

  吴敏看着我,轻蔑的冷笑,随手指着一楼的一个房间,嘴里说道,“你以后就住在那里,没事的时候不要到处乱跑,更不准上二楼,明白吗?”我强压住心底的火气,最终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就拿着自己带来的包裹进了那个房间。

  这房间据说以前是保姆住的,据我判断可能是因为借种的事情,怕人多嘴杂,将保姆给辞退了。

  进了房间,我也逐渐冷静了下来,以刚才吴敏对自己态度看来,这三十万并不好赚,而且在这过程中还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不过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人穷志短,没有办法啊……上午的时候,吴敏出去了一趟,带了一个小保姆回来,是个贵州妹子,名叫霍小燕,个子不高,不过挺白净的,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防贼似的看着我。

  刚辞退一个,又请来一个,看这情形多半是吴敏请这个小保姆来监视我的。

  

她犹豫了片刻,直到疼痛再次发作,才咬着牙哼道:“行,不过你得先去旁边的模具那儿,演示一遍给我看。

  ”嘿,终于上钩了。

  等会儿让你尝尝我的推拿绝活儿,保你终生难忘!不过为了演的更完美,我还是故作尴尬的咳嗽道:“模具在哪儿,我看不见啊。

  ”“哦哦,我领你过去。

  ”她这才坚持着站起身子,拉着我的衣角去了隔壁房间。

  这间屋子光线非常暗,窗帘拉的很严实,房间正中摆着一张精美的按摩床,除此之外,旁边角落还放着几套按摩椅之类的物件。

  不过让我好奇的是,那些器具制造的非常人性化,估计是给特殊客户准备的吧。

  随后她从橱柜里拿出了一个硅胶假人,跟真人几乎一比一的比例,就连三围等敏感部位都做的惟妙惟肖的。

  把假人摆放在按摩床上之后,她就拉着我的手,摸上了假人的胸。

  “你手脚轻着点儿啊,这模具可不便宜。

  ”似乎是不放心,她嘱咐了一句之后才坐在了一旁,手捂胸口,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我也没含糊,装模作样的摸准了假人双肩和胸口范围后,才开始动手。

  为了以后的性福生活,我必须得装出个瞎子的模样。

  不过这假人也做的太逼真了,胸围饱满而富有弹性,我缓了缓神才压下欲火,规规矩矩的找准穴位,逐一按摩。

  这套手法可是我那瞎子师父的拿手绝活,传说那老东西就是靠这手,玩了不知多少个女人。

  成姐在旁边看着我,见我一副认真且熟练的样子,才及时的制止了我:“好了,我暂且相信你,不过等会儿你可不要乱摸。

  ”说完,她就开始解胸前的扣子。

  似乎是疼痛加剧,她解得很快,但扯下白大褂时却又迟疑起来。

  但我可受不了了。

  这女人身材太劲爆了。

  虽然有蕾丝文胸兜着,但那两只大木瓜似的,大半还露在外面,白的像陶瓷,而且因为堵奶的缘故,数条青筋透了出来。

  腰有点粗,但粗的恰到好处,尤其是微微隆起的小肚腩,让人忍不住想伸过手去。

  再往下,才是重点。

  圆鼓鼓的两瓣肥臀,圆润光滑且饱满,肉嘟嘟的,却又肥而不腻,而更惹眼的是,她下边居然只穿了一件窄的可怜的蕾丝小内裤。

  这……就是传说中的丁字裤?卧槽,果然闷骚。

  看着微微透明,且高高鼓起的三角区域,我差点儿流鼻血。

  太特么刺激了。

  幸亏昨晚见识了许倩、秀娥的美艳姿色,不然此时还真的控制不住。

  为了不失态,我赶紧收敛色心,淡淡的问道:“可以开始了吗,成医生。

  ”“好吧,你来吧。

  ”她叹了口气,然后把假人往旁边推了推,规规矩矩的躺在了我的面前。

  这场面叫什么来着?对了,玉体横陈!瞅着白嫩劲爆的女人横躺在身前,我的手都有点颤抖。

  “还愣啥,赶紧的。

  ”她不耐烦的催促道。

  “马上马上。

  ”我点点头,随即把手伸了过去。

  见她还不肯摘下文胸,我不屑的翘起了嘴角:“成医生,我手法有些特殊,待会你可能会觉得痛痒,请不要乱动。

  ”“哦,我知道了。

  ”成姐说完就赶紧闭上了眼,眉头紧皱,身子也变得格外僵硬,不知道是疼痛加剧了,还是紧张所致。

  不急,摸着看。

  我耐足了性子,用手指轻轻的点在了她的脖子下边,见她没啥反应,才继续下行。

  或许是因为涨奶,她的胸并不像是看上去那么柔软,而且弹性十足,随着我手指的下压,颤悠悠的抖了起来。

  真美,光这对儿大家伙就够玩一年的。

  我嗓子有点干,手下力气也逐渐大了些。

  成姐皱眉哼了声,随后又展开,脸色好了很多。

  见效了。

  手指继续下行,触碰到了蕾丝边缘,我故意顿了顿,“咦,咋还穿着文胸呢,成医生,这样下去效果可能会减半。

  ”说着,我的手指有意的在突起的位置轻轻的划了一下。

  看似随意的动作,却有画龙点睛的妙用,等于把前面一系列动作的作用一股脑发挥了出来。

  果然,她身子猛地颤了下,嘶的哼了出声,又觉得尴尬,赶紧捂上了嘴。

  看着她那脸上浮起了大片红晕,我心说效果不赖嘛。

  老东西这招技术果然绝了,才刚开始,这女人就有了反应,嘿,接下来好让人期待啊。

  见她还在犹豫,我趁热打铁:“成医生,您也是医生,应该知道讳疾忌医的道理……”“好啦好啦,我脱还不行嘛。

  ”她似乎也放开了,瞪了我一眼之后就开始慢慢的解开了文胸。

  当背带解开的瞬间,两只大宝贝彻底失去了束缚,噗啦一下抖了出来,两只紫红的葡萄粒上还渗出了白乎乎的液体……这场景,顿时让我来了反应(办公室爱爱)。

  不好,里的太近了。

  支起来的裤裆顶上了她的肥臀,想往回撤已经晚了。

  就见她两腿忽然夹紧,接着就往我身下瞥了一眼。

  我这么大规模的反应,逃是逃不过去了,索性兵行险着,就势把腰往前一挺,继续搭在了她身上。

  “你……”她咬起了嘴唇,两手护在胸前,眼神儿羞涩的在我脸上和身下来回打量着。

  我赶紧拿出装瞎的本事,直勾勾的望着正前方反问:“咋了成医生,感觉哪儿不对嘛?”“没,没,继续吧。

  ”她终于放下了戒心,说着把手从胸前拿开,但接下来却刻意把蛮腰往我这边凑了凑,让臀部和我的身子来了个紧密接触。

  这就开始主动了?我欣喜若狂,立即按原计划继续按摩。

  随着弯腰动作,裤裆进一步在她臀上画着圆圈,两手则完全摊开,在她胸前傲挺之处忽轻忽重的摸索起来。

  “嗯……”成姐终于压抑不住,而且随着嘴里轻哼,身子开始小幅度扭动,奶水也开始往外渗,不一会儿就把我的手掌完全浸湿了。

  

“啪!”脸上一阵火辣辣地痛。

  楚雪湘竟然打了我的脸!“你们过份了!”我企图挡住楚雪湘的手,不料手一伸,碰到了软软的一团,手条件反射地立马给弹了回来。

  “呀,敢摸我!”楚雪湘杏目圆瞪,“他竟然敢摸我的胸,清清,快按住他的手!”“我不小心碰到的!”我急忙解释道,刚才真不是有意的。

  “可恶!”楚雪湘哇哇大叫,“清清,帮我抓住他的手!”林清清赶忙上前来抓我的手,我本能地反抗,没想到又碰到了她的胸。

  才碰到她的胸,林清清呀地一声,忙朝后闪。

  “这浑蛋反天了,尽吃豆腐!”楚雪湘愤怒之极,马上一巴掌朝我的脸上甩了过来。

  我不想再被她凌辱,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右手。

  楚雪湘的右手被我抓住,左手马上又朝我脸上扇过来,我又把她的左手给抓住了。

  “混蛋,快放开我的手!”楚雪湘双手动弹不得,更是愤怒不已。

  “我不放!”我当时不会傻到放开她的双手,让她来扇我。

  被气愤冲昏了头脑的楚雪湘开始愤怒地用屁股拍打我。

  “啪——”楚雪湘那富有弹性的屁股狠狠在拍在我的小腹之下。

  我虽然被啪得有些疼,但是她内面什么都没有穿,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让我瞬间热沸腾了起来。

  “啪——”楚雪湘又用屁股狠狠地拍了我一下。

  这一次,我不听控制地揭竿而起了!“啪——”第三次被拍,我已经怒不可遏,一柱擎天了!而楚雪湘正拍我拍得起劲,浑然不觉她屁股下的我已经剑指苍穹了。

  “混蛋,竟敢袭我们的胸,去死吧!”楚雪湘又将屁股抬起,然后狠狠地朝我拍了下去……“啪——”随着楚雪湘的屁股狠狠地拍下,我顿时沦陷在一片温柔之中,全军覆没,被她彻底吞没了……那种被紧紧地包裹住的滋味实在太爽了,让我浑身一颤。

  楚雪湘也是浑身一颤,瞬间就懵逼了。

  ……一旁的林清清见到我和楚雪湘全都怔住,一动不动了,她有些惊讶地问道:“你们俩怎么不打了?”“呀——”楚雪湘回过神来,尖叫一声,如坐针毡般从在我身上弹了起来。

  “啵!”一声犹如拔红酒塞子的声响响了起来。

  “痛死我了!我痛死我了!”楚雪湘捂(性插故事)着屁股,不停在在床上跳动。

  “雪湘,你怎么了?”林清清惊讶地问道。

  “那混蛋居然捅进了我的屁股!”楚雪湘又羞又怒地吼说。

  “……”林清清顿时也是懵逼了。

  我没想到,刚才杀将进去的,竟然是楚雪湘的后庭,而不是前面!楚雪湘愤怒之极,又朝我扑下来,不停地用拳头打我的脸,一边打,一边吼:“叫你捅我,叫你捅我,我打死你,打死你!”刚才完全是她咎由自取,是她用屁股拍击我而造成的意外,怎么又怪我了?我一怒之下,抱住楚雪湘的腰,一个翻滚,将她压在了身体之下。

  楚雪湘的身子非常柔软,压在她身上,非常舒服。

  “走开!”楚雪湘涨红了脸,想推开我。

  但是,被我压在身下,岂能说走开就走开的?我紧紧抓住她两只手让她打不到我,腰下死死顶着她的腹部,令她不能动弹。

  “清清,快把他拉开!”楚雪湘气急败坏地大叫。

  林清清赶忙来拉我,但拉了好几下,我纹丝不动,反而将楚雪湘压得更紧了。

  “打他的头啊!”楚雪湘叫道。

  林清清果然拿起枕头朝我的头打来。

  为了不让楚雪湘再出鬼主意,我索性将嘴对着她的嘴唇贴了上去。

  “呜——”楚雪湘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真他妈的香甜啊!好美的一吻!这是我跟楚雪湘的初吻,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楚雪湘挣扎得越来越厉害,两只脚也不断朝我身上踢,我索性身子一动,下面顶在了在她的双腿间。

  全身的流血陡然加速,沸腾澎湃。

  我暗暗用力,在她双腿间不断施压。

  “啊……”楚雪湘突然呻吟了一声,两颊绯红,犹若桃花。

  “砰砰砰!”突然传来一阵沉闷的敲门声。

  我一愣,敲门声是从林清清与楚雪湘房间外传来的。

  林清清与楚雪湘显然也跳了一跳,两人都停了下来,我们相互盯着对方看了两秒,时间仿佛停止了。

  林清清面红耳赤,颤声问:“谁啊?”“你俩够了,继文刚走,你俩就在里面疯狂,是想气死我吗?”门外传来陈满光极为不满的声音。

  林清清与楚雪湘相互吐了吐舌头,林清清说:“我们知道了。

  不吵了,睡觉了。

  ”楚雪湘瞪了我一眼,沉声道:“还不放开我?”我依依不舍地放开楚雪湘。

  林清清与楚雪湘从床上走了下来,各自弄着自己散乱的头发。

  “还不回去?”楚雪湘继续拿眼瞪我。

  我感觉胯下粘粘地,刚才,一时兴奋,受不了楚雪湘的玉体诱惑,尽然谢了!男人一谢静如佛,我也觉得不好意思再在这房间呆下去,只得爬出窗回到了我的房间里。

  去洗了个澡,换了一条内裤,感觉清爽了很多。

  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刚才实在是太刺激了,令我眼前尽是那旖旎香艳的画面。

  “那个张小北,太可恶了!”听到楚雪湘说道,“竟然当着你的面想搞我!”“嘿嘿,你不是想要人搞你吗?如愿以偿了吧。

  ”林清清幸灾乐祸地道。

  “屁屁屁,我是想你给我破处,不是他,好吧?”楚雪湘生气道,“现在以来,我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是不是你说他是废物,他才搞你的?”林清清问。

  “谁知道他呢。

  搞得我都湿了。

  ”楚雪湘话中满是抱怨。

  “湿了?不会吧?”林清清十分惊讶,“那你那儿有没有什么反应?痛不痛?”“他没进来,怎么会痛啊?就是有种——奇怪的感觉。

  ”楚雪湘愤愤地道,“那浑蛋,竟然捅我屁股,实在变态!”我不想再听下去,要是听着听着身体又来了反应,那团火恐怕不好灭。

  第二天,才刚朦朦亮,我们就被陈满光叫醒了,催促我们去收玉米。

  楚雪湘趴在床上没起来,我和林清清各挑着几个蛇皮袋子极不情愿地朝陈家玉米地走去。

  “都是你,害我这么早来收玉米!”林清清边走边抱怨,还不时摸摸后臀,走路也不太稳。

  “你怎么了?”我问。

  “不是被蛇咬了一口吗?现在还疼。

  ”林清清秀眉紧蹙。

  我朝她浑圆的后臀看了看,很惊讶昨晚她跟楚雪湘在疯闹时怎么一点也不喊疼。

  “对了,昨晚为什么要偷看我们?”林清清生气地问。

  “不是你和我表姐吵得太凶了吗?我想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谁知道你俩竟然……”“哼!”林清清白了我一眼,加快了步伐,将我甩在了后头。

  到了玉米地后,我们便提着蛇皮袋去瓣玉米。

  林清清才瓣了一点点,将蛇紧袋一扔说要去解手。

  我瓣了一阵后,发现林清清一直没有回来,好奇过去一看,好浑蛋,竟然在玉米地里睡着了。

  她下面穿一件休闲裤,上身是一件白色衬衫,侧身躺在玉米苗下,一眼望去,丰满的胸部现出两处雪白来,像是两只呼之欲出的小白兔。

  衬衫往上提了一截,露出平坦的小腹,甚至还能看见粉比色内内裤头。

  最是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风景吸引男人。

  我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这时候还早得很,村里人一般没有起来,如果我跟林清清在这儿来一发,不会有人知道。

  我咽了咽口水,慢慢朝林清清走去。

  谁知刚到她面前,她就睁开了眼睛。

  “怎么偷懒了?”我怔了怔,问。

  “什么偷懒?人家没睡醒好不?”她撒娇般地说道,然后闭上眼睛继续睡。

  见她那说话的模样,倒显得挺可爱。

  我打消了刚才那龌龊的念头,继续去瓣玉米。

  一直瓣到九点钟,太阳出来老高,陈满光才给我们送饭来。

  吃完饭,叫我们顶着太阳继续瓣玉米。

  “真是个周扒皮!没良心!”林清清瞪着陈满光远去的背影叫骂。

  阳光火辣,实在受不了,我和林清清双双坐在路边一棵大松树下休息。

  林清清的俏脸红通通地,胸口也敞得老开,摘了一片树叶边扇风边埋怨。

  “这个时候本小姐本来可以在家享受空调的,就因为你,害得我现在要在这儿晒太阳!”“也不能怪我。

  要是你让我来二次,就不会出现那种情况。

  ”听多了林清清的抱怨,我这时心里也很恼火。

  “还二次,你就是个废物,让你来十次八次你都不行!”林清清白了我一眼。

  “那要不试一试?”我朝林清清胸口看了看,那片雪白似乎也因为热气有些绯红。

  “想得美!”就在这时,一辆小车开了过来,灰尘斗乱,我和林清清赶紧捂住了鼻子。

  “要死啊你!”林清清朝车骂道。

  小车立马停下。

  车门打开,从车上左右走出来一男一女。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e.aspx?1075.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e.aspx?4627.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e.aspx?6011.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e.aspx?3038.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e.aspx?2723.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e.aspx?3619.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e.aspx?1384.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e.aspx?72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