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美女 全裸,新手必看

夜深了,赵年年时不时往火堆里加柴,不给野狼偷袭的机会。

  直到天蒙蒙亮时,他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而骆冰一觉睡到大天亮。

  她睁开眼睛,看到晨雾中有几头野猪将两人围住。

  “队长!”骆冰轻声说,用胳膊碰一下还耷拉脑袋睡觉的赵丰年。

  赵丰年刚睡下就被迫睁开眼睛,两眼通红,一看到五六头野猪向两人围攻过来,立即清醒了。

  “骆冰,怎么办?”骆冰动了一下崴伤的脚,疼痛消失,立即说:“队长,我的脚好了,拿起枪,我们慢慢站起来。

  ”“好的!”赵丰年和骆冰把枪拿到手,背靠背慢慢地站起来。

  两把猎枪举起,对准面前的野猪,随时准备扣动扳机射击。

  河道上,草丛中,六头野猪张开尖尖的长嘴,露出弯弯的獠牙。

  “队长,以小河为界,我对付河这边的,你对付河那边的,刚好每人三头。

  ”“好,听你的!”“把子弹装好,等它们再上前两米,我们就同时开枪,动作要快。

  ”“好!”骆冰知道队长失忆了,所以有意提醒他,怕他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骆冰面对的三头野猪一字排开。

  突然,一头野猪向她发起了进攻,猛扑过来。

  骆冰举起枪远程射击。

  砰!子弹打中野猪的脑门,野猪陡然从半空中摔倒地上。

  一头野猪毙命,另外两头看后一起向骆冰猛扑过来。

  而赵丰年面对的三头野猪呈品字站立,站在靠前的那一头野猪瞎了一只眼睛,正是他那天在山下遇到沈瑞雪看到的那头野猪。

  砰砰!骆冰又连接开了两枪,冲向她的两头野猪应声而倒,枪法准到暴。

  这时,骆冰回过头来。

  她只见队长面前的三头野猪还是一动不动,双方像是如临大敌,都不敢轻举妄动。

  突然,瞎眼野猪身后的两头野猪失去的耐心,向赵丰年猛扑过来。

  砰!骆冰转身开了一枪,一头野猪应声倒下,另一头没事,继续冲过来。

  砰!紧接着,又是一枪。

  这一枪是赵丰年开的,但没打中,野猪冲得更猛了。

  砰!骆冰补了一枪,打中扑到赵丰年面前的那头野猪,野猪中枪滚到一边。

  卧槽!老子是特种兵,这么大的一头野猪却没打中,怎么回事?这时,骆冰的枪没子弹了,夺过队长手里的枪,瞄准还站在原地的那头瞎眼野猪射击。

  砰!射程太远,没打中,瞎眼野猪闻声转身就跑,一下子就窜进密林不见了。

  而倒在赵丰年面前的那头野猪没被骆冰的猎枪子弹打死,从血泊中站起来,咬向他的手臂。

  千钧一发!赵丰年无暇思索,后退已经来不及,握紧拳头对准迎面跳上来的野猪的左眼轰去。

  嗞!眼珠迸裂,飞溅出来。

  野猪杀猪般的惨叫一声,庞大的身体嘭地一声,摔到地上。

  啪!骆冰又补了一枪,那头野猪中了两枪,挨了一拳再也起不来。

  这时,又有两头野猪从血泊中猛然站起来,一头跳起来咬上骆冰的手臂,另一头咬上赵丰年的大腿。

  险象环生!赵丰年看在眼里,做出最惨痛的选择。

  他顾不上自己的大腿,紧握的拳手轰向扑到骆冰面前的野猪,一拳将野猪打翻在地,而另一头野猪咬上了他的大腿。

  卧槽!顿时,赵丰年如截肢般的疼痛。

  骆冰眼睁睁地看到野猪咬破了赵丰年的桶裤,牙齿扎进他的血肉里。

  砰!枪口顶到野猪的脑门上,骆冰又猛然开了一枪,咬赵丰年大腿的那头野猪倒到地上,彻底断气。

  这时,赵丰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痛得额头直冒虚汗。

  “队长——”骆冰扔下枪,蹲到队长面前,撕破他的大桶裤,看到上面几个血肉模糊的窟窿,血腥无比!“队长,挺得住吗?”骆冰眼睛惊慌失措,泛白的嘴唇微微颤抖。

  “没事。

  ”赵丰年一张脸痛得扭曲,牙齿咬得咯咯地响。

  这场罕见的人猪大战,野蛮而惨烈,冷酷而血腥,森林里的鸟全被惊飞了。

  放望看去,血流成河!这时,山雾散尽,早晨的太阳从树缝里透进来,在树叶上折射光芒。

  “队长,我背你回去!”骆冰把猎枪藏到树林里,背起75公斤重的赵丰年站起来。

  她身体负重,明显后退了两小步。

  “不行,骆冰,放我下来。

  ”骆冰咬咬牙,说:“队长,我能行。

  ”骆冰昨天崴的脚还在微微作痛,但比起队长腿上受的伤,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队长的身体如一座大山压在她的背上,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感觉每迈出一步都是艰辛无比。

  突然,她脚下一滑。

  两人滚到路边的草丛中,赵丰年双手抱住骆冰,让她压到自己的身上。

  “队长,你没事吧!”赵丰年躺在地上摇摇头。

  骆冰真的太累了,索性把脸贴在队长的胸脯上休息几分钟。

  她听到队长的心脏“砰砰”地跳,声音跟打鼓似的。

  这时,骆冰萌生一个大胆的想法,趁机把队长拿下!想到这,骆冰的脸燥热起来,开始对赵丰年下手。

  “队长,你其它地方没事吧?”呃?赵丰年看到骆冰脸颊绯红,细细娇喘,问完这句话,她贝齿轻咬,一只手在他身上摸索,她这是要干什么?“没事。

  ”赵年年回答。

  “我帮你检查一下。

  ”“不用。

  ”骆冰像没听到似的,一只手小由上而下,在赵丰年的身上摸索着。

  不要!赵丰年心里喊到,他腿上的伤还在抽搐疼痛,她怎么选择在这个时间对他手,太不是时候了吧!赵丰年无力地闭上眼睛,容忍骆冰手上的疯狂。

  不行!赵丰年睁开眼,猛然抓住骆冰的手,说道:“骆冰,你,你去村里喊人来帮忙,我在这里等你。

  ”骆冰尴尬地笑了笑,说:“队长,我还是背你走吧!”说着,骆冰从赵丰年身上爬起来,在他身边蹲下,让队长爬到她的背上。

  骆冰站起来,双腿微微打颤,她高一脚低一脚向前迈步。

  走出密林,赵丰年看到斜坡上有两个人在割牛草,立即喊过来帮忙。

  这两个村民,一个叫杨老松,一个叫张大山,都是三十多岁了,赵丰年小的时候他们都成年了,所以认得。

  两人也认出赵丰年,所以轮流背他下山。

  最后,张大山把赵丰年背进屋,放在他的地铺草席上。

  “两位阿叔,谢谢你们了!”“不谢,不谢!”杨老松和张大山笑着走了,救了村长一次,他以后一定会报恩的,所以两人心里都乐滋滋的。

  赵丰年发现阿妈和沈瑞雪都不在家,要骆冰把他的手机找来,拨打沈瑞雪的手机号码。

  手机响了许久,没人接听。

  “队长,你等等,我去村里叫医生来。

  ”“不用。

  ”赵丰年在等沈瑞雪回电话,她沈瑞雪就是医生,不用去叫村医。

  果然,过了一会儿,赵丰年的手机响了,是沈瑞雪打过来的。

  “喂,沈瑞雪,你在哪里?”“我在贫困户家里。

  ”“快回来!”“家里发生什么事了?”“我被野猪咬伤了!”“什么?”对方挂掉手机,但很快就听到有人跑上楼来。

  “赵丰年,你没事吧?”沈瑞雪气喘吁吁,跑进房间来焦急地问道。

  当她看到赵丰年的一条腿被血浸红了,跑进自己睡的房间拿一个药箱出来。

  骆冰看沈瑞雪为队长处理伤口,她先用酒精在伤口上消毒,然后往上面散一层白药,最后用白纱布包扎好。

  专业的就是不一样!这时,骆冰对沈瑞雪说:“队长我就交给你了,深山里还有五头野猪等着我请人去抬下山,我走了。

  ”“骆冰,辛苦你了!”赵丰年苦涩地说。

  “队长,你好好养伤,我去城里一趟就回来。

  ”“好,你小心点!”沈瑞雪听到赵丰年对骆冰的满心关怀,从药箱里拿出一支大号的药针出来。

  “你要干嘛?”“你被野猪咬了,我给你打一针。

  ”“不要!”赵丰年大声说,他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面对药针他害怕极了。

  “转过身去,把裤子脱下来。

  ”“干嘛?”“打屁股。

  ”“沈瑞雪,不要呀!”听到赵丰年颤抖的求饶声,沈瑞雪觉得可笑,想他一个铁骨铮铮的一代野战兵王,竟然怕打针,太离谱了!沈瑞雪把赵丰年翻过身去,然后动(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手扯下他的裤子。

  “你干什么,耍流氓呀!”“别动!”沈瑞雪一手按在赵丰年的屁股蛋上,举起药针刺下去。

  “阿妈,救我!”赵丰年一声惨叫,沈瑞雪毅然把针筒里的药水推进了他的身体里。

  “好了,自己把裤子拉上去。

  ”沈瑞雪说着提着药箱走出赵丰年的房间。

  赵丰年翻身来躺在床上,心里有些愤慨,自己还没出手,她竟然先得手了,这不是借机耍流氓吗?等他腿伤好后,绝不会放过她。

  …骆冰在村里请到十个壮汉,每人付两百元,带领大伙上后山把五头死野猪抬出山,再一鼓作气抬到515国道岔路处,拦一辆货车运往城里。

  当骆冰把五头黑毛野猪运到香格拉大酒店门口下车,从里出走出来一个美女。

  她就是骆冰的表姐,沈瑞雪的闺蜜,香格拉大酒店的总经理——顾欣怡。

  这个精明能干的女人,今天穿一套深色的职业套装,头发挽起露出雪白的长颈,脸上画着淡妆,看上去气质妩媚又不失优雅。

  下面是一条窄裙,刚刚好包裹住她那迷人的部位,勾勒出美妙的曲线,露出来的小腿,套着肉色的薄薄丝袜,笔直而修长,曲线紧绷形成一条完美的弧线。

  货车司机和两个搬运工眼睛都看直了,这样的大美女,就算在这人口600多万的阳光市,也是少见,真是人间极品呀!就冲她这副身材和相貌,货车司机发誓也要进香格拉大酒店去吃一餐。

  “天呀!冰冰,你去哪里给我弄来这么多的野味?”顾欣怡比骆冰大一岁,但从小到大一直叫她的小名,让骆冰精神倍受折磨。

  “表姐,我上山弄来的,全部是你的了!”骆冰想一次性处理掉,所以脸上带着笑容,客气地说。

  “这么多,我可吃不下。

  ”顾欣怡摇摇头,俏脸露出为难之色。

  骆冰脸色一沉,说:“不要吗?”“我最多只能要两头,其它的你自己拿到市场去卖。

  ”呃?要我去卖肉,你顾欣怡也不看看我骆冰是什么人。

  “不要拉倒。

  ”骆冰冷冷地说,走过去拦住货车司机,大声说:“师傅,每斤35元,你全部拉走。

  ”货车司机一愣,他知道野猪肉的市场价,高的时候是每斤80元,最低价也是60元一斤,35元卖给他,是给他一个大便宜呀!他如果让他那几开货车的兄弟分别拉到附近各大小城市去买,肯定能对半赚,暴利呀!“好,我要了!”货车司机爽快地说,让几个搬运工到商店里借来一把杆秤,然后把一头野猪扛上去一称。

  “326斤。

  ”货车司机报数说。

  “师傅,你也别称了,平均一头320斤,一共是5头,1600斤,56000元。

  ”骆冰心算相当利害,上小学的时候拿过全市珠心算大赛一等奖。

  他急着把野猪处理掉,好回饮水村去照顾腿受伤的队长赵丰年。

  更重要的是,她想给表姐顾欣怡一个下马威,看她脸上后悔的表情。

  果然,顾欣怡看骆冰当着她的面把难得买到的野猪肉贱卖,又急又气。

  她这不是跟钱过不去,而是跟她过不去,自己不就是小时候在外婆家抢了她一个布娃娃吗,用得着气到现在吗?再说,自己前男友被她勾搭去又甩掉,已经报了一箭之仇,怎么还这么难以相处呢?“冰冰,你疯了,明明可以卖十万的,你要卖五万…”“我乐意,你管不着。

  ”货车司机趁两人说话,已经跟到银行取来六万块钱,把五万六递到骆冰手上,骆冰算也不算就直接放进背包里。

  顾欣怡眼睛微微泛红,还想说点什么,但已经毫无意思了。

  这时,骆冰的手机响了,她看是苏静初打来的,马上拿到耳边接听。

  “骆冰,你在哪里呢?”“我在香格拉大酒店办事。

  ”“怎么,跟男人开房呀?”骆冰眉头一皱,骂道:“我没你那么贱,找我什么事,快说。

  ”苏静初在手机里咯吱一笑,说:“明天飞往新西亚的飞机上有一笔交易,要不要干?”骆冰看了一眼顾欣怡,走到一边去说:“飞机上交易,消息可靠吗?”“绝对可靠,是我花大价钱从他们线人内部得来的消息。

  ”“多大的量?”“三公斤。

  ”“现金交易?”“是呀。

  ”骆冰沉思片刻,想到队长赵丰年有沈瑞雪照顾着,回应道:“好,干!通知乔小麦汇合,我马上到。

  ”顾欣怡看骆冰要走,走上去拦住她说:“又要走了,不进去坐坐?”“表姐,下次跟我做生意爽快点,别每次都错过赚钱的机会。

  ”去!谁要你给机会了?顾欣怡嗤之以鼻,冷冷地说:“冰冰,别跟我较劲,有空我们一起去看看外婆吧!”“行呀,把外婆送我的布娃娃还给我。

  ”“那布娃娃早都不见了。

  ”“不还,你这辈子都别想找到男朋友,交一个我抢一个。

  ”呃?这什么人呀,还表妹呢,你抢我男朋友,我就不会抢你男朋友吗?“不跟你说了,我有事,走了。

  ”骆冰说着,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顾欣怡瞪了一眼远去年出租车,悻悻地走进香格拉大酒店。

  十分钟后,骆冰回到家。

  坐到二楼客厅舒适的沙发里,骆冰把乔小麦和苏静初从房间里叫出来。

  乔小麦在茶几前打开一台笔记本电脑,三人一起策划行动方案,然后在网上订机票。

  “早睡早起,明天不能误机。

  ”骆冰说完走下楼,她一身的汗味,需要到温泉池里去泡个澡。

  “骆冰,你去哪里?”乔小麦问道。

  “小麦,下来帮我搓背,这两天我累坏了。

  ”苏静初嘴角盈笑,问道:“在酒店伤到了吧?”骆冰白了苏静初一眼,说:“你就知道那事,到国外我请几个黑人弄死你。

  ”“好哇,还不知道是谁弄死谁呢!”苏静初调皮地说。

  三人走进更衣间换泳装跳进温泉池,乔小麦问骆冰:“那事,是什么事呀?”骆冰白了乔小麦一眼,你就给我装清纯吧!你们两没一个好东西!三人洗澡后,开车来到到碧水庄园吃晚饭。

  在一个豪华的包间里,三人有说有笑,一边吃着山珍海味,一边喝着白酒,经过门口的男士看到除了艳羡,就是惊讶。

  这三个美女,一个比一个漂亮,怎么都没有男朋友,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果然,听到刀疤男的话之后,阿瓦拉愤怒地喊道:“保安,快叫保安来,把这些败类给我轰走。

  ”紧接着,阿瓦拉朝我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转身走进了BTT集团的大门。

  BTT其他高层也跟着纷纷走了进去,沙迪颂临走时也看了我一眼,然后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看来,项目已经黄了。

  刀疤男对阿瓦拉的话不以为意,而是看了看我身后的白薇,说:“川,这个女的很正点,是你的同事吗?”“去哪可以找到你?”我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平静地反问了一句。

  刀疤男微微一愣,饶有兴致地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克拉酒吧。

  ”见到BTT的保安走过来,刀疤男朝我挑衅地扬了扬下巴,然后带着那帮混混转身离开。

  等他们上车走远,白薇几步跑到我面前,寒着脸问:“秦川,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人?”“不知道。

  ”我依然望着那帮人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回道。

  “不知道?”白薇似乎很愤怒,“他们跑过来跟你称兄道弟,恐吓阿瓦拉他们,把BTT的人都气走了,你现在跟我说你不知道?”“我们差一点就拿到项目了,这帮人一出现,我们之前的努力全白费了,你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我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懒得回答她那一连串的质问,只不停思考这件事该怎么解决。

  不用猜,那帮混混肯定是曹文怀叫来的。

  他跟我玩了一手阴的。

  手段有些低端,但效果很好。

  “秦川,你说话啊!现在该怎么办?”白薇再次质问我,声音有些变调。

  我有些不耐烦:“你特么能不能消停会儿?”“你……”白薇气结。

  “秦川,注意你的态度,怎么跟白总说话的?”一旁的钟康宁似乎看不过眼了,横到我身前,用命令式的语气喝道。

  “我怎么说话关你什么吊事。

  ”“你……你这种社会败类,不配进我们公司工作,白总,马上开除他吧。

  ”钟康宁的语气慷慨激昂。

  “我支持钟经理的意见,秦川就是个小混混。

  ”“没错,要不是他找来刚才那群混混,BTT的人也不会被气走。

  ”“这个项目我们没戏了,都怪他。

  ”项目组的其他人也你一言我一句地在旁边附和。

  白薇没说话,而是定定看着我,那眼神既愤怒,又失望。

  大概是因为我搅黄了项目,也正在犹豫着,要不要马上开除我。

  我没理会那些人的聒噪,只平静地看着白薇,等着她开口让我滚。

  但她只说了一句:“你该怎么解释?”“没空跟你解释,我得先去搞清楚一件事。

  ”我一边说着,一边朝路边走去。

  讲真,我现在压根就没法解释,碰到这种事情最好就是先保持沉默,等搞清楚状况再说。

  白薇不了解我,她也不知道我和曹文怀见过面,并结下梁子,但她知道我坐过牢,知道我有痞气。

  至于阿瓦拉和BTT其他高层,他们更不了解我,很可能真的以为我跟当地的混混有瓜葛,甚至想以此来恐吓他们。

  就算他们觉得事情有蹊跷,猜到是其他竞争对手搞的诡计,他们也只会装聋作哑而已。

  这事还得我自己解决,不是为了拿下项目,而是不能白吃这个亏,得找回场子。

  清迈城不大,克拉酒吧并不难找。

  酒吧名字挺浪漫,但风格并不浪漫,布满污迹的地板和墙上乱七八糟的涂鸦,无不显示这是一个秩序混乱的地方。

  而且,这酒吧大白天的就有一堆混混在里面喝酒打牌。

  我打开手机的视频拍摄,把手机放进衬衣的左胸口袋,然后走了进去。

  因为我的到来,原本喧闹的酒吧陷入了安静,不论是正在打牌的、喝酒的,还是正搂着衣着暴露的泰国妞的,几乎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到我身上。

  “他是刚才BTT那个人,来找麻烦的。

  ”有人突然说了一句。

  然后,那群泰国佬纷纷起身,脸色不善地朝我围了过来。

  (我的男友一千岁)我淡定地扫视了一圈,没看到那个刀疤男之后,平静地说:“我找刚才那位脸上有刀疤的先生。

  ”没人回应,那群泰国佬已经围成了一个圈,把我围在中间,一个个像盯着猎物的野狼,就等着头狼下令就扑上来。

  我丝毫不惧,依然淡淡地四下打量这些脸色不善的吊毛。

  这种情况,在监狱里我见得多了,被十几个人踩在地上的时候,我都能拉几个垫背的。

  “让他进来吧。

  ”气氛异常紧张的时候,酒吧角落里终于想起了那刀疤男的声音。

  人群自动分开了一条路,我不急不缓地走了过去。

  刀疤坐在最靠里的那一桌,旁边有个身材火辣的泰国小妞,还有两个身材壮实的汉子。

  见我走近,其中一个手关节骨头明显较粗的汉子迎了上来。

  我张开双臂,那汉子从我肋下仔细往下搜,见我没带武器之后,便让开了道路。

  “年轻人,很有胆量嘛。

  ”刀疤饶有兴致地笑着说。

  我走过去,脱掉西装挽在手臂上,坐下,自然地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衬衣口袋的手机摄像头尽量对准刀疤。

  “请问怎么称呼?”我一边问,一边拿出香烟点燃。

  “班沙。

  ”“班沙先生应该已经知道我的名字,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开门见山吧,是曹文华叫班沙先生去故意抹黑我的,对吧?”班沙没有回答,而是裂开一边嘴角笑了,让那条刀疤显得愈加狰狞,同时两眼定定看着我,似乎想要看穿我心里的想法。

  我两手一摊:“再直接一点,我来这里,不是想找班沙先生讨公道,而是想跟你谈一笔生意。

  ”“哈哈哈哈……”班沙突然仰头大笑,“你们中国人真是奇怪,那个叫曹文怀的有钱人啰里啰嗦,你倒是很爽快。

  “不过,我喜欢你的爽快,也很喜欢做生意,但我得事先声明,曹文怀给了我一百万泰铢,如果你出的价钱少于这个数,那就不必谈了。

  ”“一百万泰铢?”我故意显得很惊讶,抬起身,让摄像头角度更佳,问道:“班沙先生,你是说,曹文怀就为了让你走一趟,去BTT找我说几句话抹黑我,就给了你一百万?这……抱歉,这价格让我难以置信。

  ”班沙有些得意地点头:“没错,他刚找我谈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显得很惊讶,而且今天也很顺利,BTT那些傻子真的上当了,就在回来的路上,我还跟曹文怀见了一面,他已经把剩下的五十万现金全部付清了。

  “我说了那么多,只要你出得起这个价钱,我们就接着往下谈。

  ”我装作心情沉重地长长吐了一口气,靠在椅背上闭目思考。

  片刻后,我睁开眼,苦笑着摇摇头:“抱歉,班沙先生,我大概出不起这个价钱。

  ”“那就没得谈了,请吧。

  ”班沙的脸色变得有些不悦。

  看得出,他是个很贪钱的人,而且为了钱不会讲什么规矩道义。

  我没起身离开,而是笑了笑,说:“班沙先生,虽然我出不起那个钱,但曹文怀出得起,你完全可以再找他要一百万。

  ”“什么意思?”班沙眉头一皱。

  “班沙先生,实话告诉你吧,我所在的公司和曹文怀是竞争对手,都在抢BTT的一个价值五千万泰铢的项目,本来BTT是打算和我的公司签合同,但今天被你给搅黄了,接下来,BTT就会跟曹文怀签约。

  ”“拿下这个项目之后,曹文怀可以挣将近两千万泰铢,他给你那一百万,不过是区区一点零头而已。

  ”“班沙先生你现在完全可以再去找他,让他给一百万,甚至两百万,三百万,如果他不肯给,你就拿你们双方的交易威胁他,抹黑他,也搅黄他跟BTT的项目合作。

  ”“你觉得,他为了挣两千万,会不会舍得多给你两三百万?”说到这,我惬意地吸了一口烟,微笑看着班沙。

  班沙皱着眉头思索,眼神变幻不定。

  没多久,他舒展眉头,裂开嘴笑了。

  “川先生,你这么做,有什么目的?”“没啥目的,就是单纯的不爽,不想让曹文怀那么好过而已。

  ”“哈哈哈哈,我理解,也谢谢你的建议,你不说的话,我还不知道你们在谈这么大的生意,还不知道曹文怀能挣那么多钱。

  ”我站起身:“好了,那就不打扰班沙先生了。

  ”“川先生再见,不送。

  ”班沙也站起来,对我合十双手行了一礼。

  我也朝这个自己很想打他一顿的刀疤泰国佬行了个合十礼,然后走出了酒吧。

  上了出租车,我这才拿出手机,关掉了摄像头,调出视频,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画面和声音。

  我没有得意忘形,而是闭上眼,仔细思考下一步的动作。

  回到酒店,走进大堂的时候,我看到了坐在休息区的曹文怀和林洛水。

  他们并不住在这个酒店,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应该是想来找我的。

  “秦川。

  ”曹文怀叫了我一声,但没有起身,而是依然舒服地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我,丝毫不掩饰他眼里的得意和讥讽。

  林洛水倒是站了起来,脸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很快又尴尬地坐了回去。

  我笑了笑,走过去坐在曹文怀对面,说:“曹总很大方啊,一百万泰铢……好像也要二十多万人民币吧?”曹文怀的笑容一凝:“你去找过班沙?”“嗯,刚去他那坐了一会儿。

  ”“哼!”曹文怀重重哼了一声,“就算你去找他,又能怎样?BTT的人已经对你很不满了,你已经输了,这个项目是我的。

  “说到这,我得感谢你,要不是你说服BTT的高层的话,他们也不会排除掉硅谷和印度的公司,最后让我捡了便宜。

  ”我依然淡淡笑着:“曹总意思是说,BTT高层决定要跟曹总签约了?”“没错,我刚刚收到的消息,BTT的高层开会做出了决定,排除硅谷、印度及智文软件,选择和我们曼迪科尔签约,不出意外的话,过了泼水节他们就会找我谈合同细节了。

  ”“嗯,那就恭喜曹总了。

  ”我有些漫不经心地点点头。

  似乎对我的风轻云淡很不爽,曹文怀脸色突然变得狰狞:“我警告过你,不要得罪我,现在你知道跟我作对的下场了吗?”我耸耸肩,轻轻“嗯”了一声,扭头看向旁边一直不说话的林洛水。

  林洛水低着头,不敢直视我的目光,似乎有些内疚。

  曹文怀突然站起身,居高临下用鄙夷地眼神看着我,不屑地说:“就你这种不入流的小瘪三,穷比一个,想跟我斗?你还嫩了点,我要整你就跟踩死一只蟑螂一样简单。

  ”说着,曹文怀把林洛水拉起来,故意搂着她的腰,讥讽地说:“连你的女人都是我的,你怎么跟我斗?哈哈哈……”在得意猖狂的笑声中,他搂着林洛水走出了酒店。

  从始至终,林洛水一直低着头,不敢回头看我一眼。

  我忍着想把他打成废狗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起身回酒店房间。

  曹文怀说的应该是真的,竞争项目的公司原本只剩下四家,如果BTT想要中国人的勤奋劳动力和人性化设计,就必然会排除硅谷和印度,又因为班沙那帮人出来搅屎,智文软件被排除,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曹文怀了。

  但他似乎高兴地太早了。

  他敢玩阴的,我就敢陪他玩,还会玩得他刻骨铭心。

  第一步的关键视频已经拿到了,接下来第二和第三步都顺利的话,我要让他赔个血本无归。

  回到酒店房间,接近午饭时间的时候,我给沙迪颂打了个电话。

  幸运的是,沙迪颂还肯接我的电话,只是打招呼的语气有些无奈和苦涩。

  我笑着说:“沙迪颂先生,你该不会也认为我找混混来恐吓你们吧?”沙迪颂苦笑:“川,我相信你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或许阿瓦拉先生也不信,他或许猜到了这是一种商业竞争的手段,但当时有太多人看到,听到了那些小混混说的话,有人会信,还会四处传播,现在这件事已经传遍了我们BTT集团内部,所有人都在说智文软件的人找小混混来恐吓我们公司。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公司不可能会跟你们签约,肯定会跟别的公司签,以表明不畏惧黑恶势力的立场。

  ”我依然笑着说:“这些情况我早预料到了,但我今天打给你,不是想讨论这些,而是想问你一个可能会让你为难的问题。

  ”“川,请说吧,我还能帮得上忙的话,会尽量。

  ”“好,先谢谢了,我想知道阿瓦拉先生是不是同……性恋?”“啊?”沙迪颂在电话里讶然失声,又显得有些慌乱。

  “你……川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阿瓦拉先生是个慷慨善良,很受人尊敬的人,他的品行道德几乎无可挑剔……”我有些无奈:“沙迪颂,你误会了,我不是要做什么对阿瓦拉先生不利的事,我只是想确认这条信息,然后想办法重新争取和BTT的合作而已,我发誓不会做出任何有损他名誉的事情。

  ”沙迪颂陷入了沉吟,良久后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阿瓦拉先生他……怎么知道的?”“他看我的眼神,和别人有些不太一样。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b.aspx?24.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b.aspx?2116.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b.aspx?2547.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b.aspx?2642.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b.aspx?6759.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b.aspx?6955.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b.aspx?4061.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b.aspx?8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