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淫 叫 聲,新手必看

但是,这种美妙的感觉仅仅持续了不到三分钟,隔壁房间突然安静下来,高扬以为自己偷看的事情被发现了,连忙睁开了眼睛。

  房间里的表舅此时就像是一头死猪一样,趴在上面喘着粗气。

  表舅居然已经完事了!高扬有些失落,自己才开始,表舅就已经完事了,看来今天自己这火是泄不了了。

  这时候他的目光落在了杨玉萍的身上,只见杨玉萍眉头皱了皱,一脸嫌弃的样子推开表舅,然后走到一边,背对着高扬这个方向用纸擦了擦身下……高扬不是傻子,他看的出来,杨玉萍这是还没有被满足呢,表舅出去打临工一般都是好几天才回来一趟,这一趟才几分钟,怎么可能满足的了杨玉萍?如果能让我有机会跟杨玉萍独处,我一定要好好满足她!心里这么想着,高扬微微叹了口气,他心里明白,这样的机会恐怕会很少。

  房间里的杨玉萍擦完身子之后,回头拿起边上红色的底裤,高扬发现上面简直就像画了张地图一样。

  “这样没法穿了。

  ”杨玉萍说着把红底裤放在一边,转身看了一眼床上已经在打呼的表舅,找了找另一条,没发现后自顾自的嘀咕一声,“难道被收到小扬那里去了?”高扬一听,立马扭头去看,发现杨玉萍的黑色底裤还真的在自己的房间里。

  他立马就意识到,自己期待的那个机会就要来了……杨玉萍套上一件大红色的套裙,那地儿直接真空就推开门往高扬这边走了。

  一看这架势,高扬心里是又激动又紧张,一个没注意脚下一滑,‘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小扬,你怎么了?”杨玉萍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而门也几乎在同时被打开了,而杨玉萍的两条没有任何包裹的美腿也呈现在了高扬的眼前……“我没事,就是地上太滑摔了一跤……”高扬一想到刚刚杨玉萍在隔壁房间妩媚风情的样子,心跳就开始加速了。

  起身的时候,高扬无意间瞥到杨玉萍的裙底。

  只一眼,高扬立马就收回了目光,裙底那一抹风景,让他心脏开始狂跳,心里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这么好的机会,我一定要牢牢把握住!这时候杨玉萍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门外的微风轻轻吹起了她的裙摆,雪白的大腿若隐若现。

  高扬看得真切,他不自主的就吞了吞口水,他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紧紧的抱住杨玉萍。

  但是他不敢,因为站在他面前的是表舅妈,是他的长辈啊.除了心里不断的骂自己是个胆小鬼之外,高扬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杨玉萍坐在自己的床上。

  “小扬,你过来,让我看看有没有伤着哪里?”杨玉萍坐在床上,脸上的绯红还未完全褪去,看起来就像是刚刚熟透的苹果,让人忍不住要上去亲上一口。

  高扬自然也想品尝一下,但是他刚挪了半步,突然就想到自己身后的窟窿,要是被杨玉萍发现了自己偷看她,那自己在这个家都待不下去了。

  绝对不能让杨玉萍发现!他急中生智,直接靠在墙上,用自己的后背堵住那个窟窿。

  “表舅妈,我站着就好。

  ”居高临下的高扬一边说,一边看了杨玉萍一眼,身前的柔软牢牢地吸引住他的眼球。

  “怎么这么不小心,让舅妈看看有没有伤着哪里?”杨玉萍结婚七八年了都没有孩子,她是看着高扬长大的,所以当即走过来想要帮高扬检查一下。

  “没,没有伤着。

  ”高扬现在心里自责自己偷看杨玉萍,并且又生怕被她发现自己背后的窟窿,所以面对杨玉萍的关心时,他一直躲闪着。

  “小扬,你今天怎么怪怪的?”杨玉萍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着高扬,她感觉高扬这小子有点不对劲,平常跟自己可是亲昵的很,怎么今天突然躲躲闪闪的了呢?“我没事。

  ”高扬摇了摇头,努力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小扬,你是不是害羞呀?”杨玉萍转念一想,觉得可能高扬这小子不好意思让自己看,于是轻轻一笑接着又说,“舅妈看着你长大,啥地方没见过,你要是摔疼了可不要害羞,舅妈给你涂点红花油就好了。

  ”杨玉萍说着,又凑近了一些。

  看着杨玉萍跟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高扬头垂的更低了,而因为他比杨玉萍足足高上一个头,所以这么一低头,杨玉萍宽松领口里面的风光完全展现在他的眼前。

  雪白的风景一览无余,特别是那两处紧紧的贴着红裙 ,半遮半掩,更是勾 人。

  高扬忍不住把头往前伸了一点,想要看的更加清楚。

  此时高扬跟杨玉萍的距离也只有十几公分的距离,杨玉萍身上的成熟女人的味道直往他的鼻子里钻。

  这难道就是女人味吗?(上门女婿的三姐妹)高扬心里一激灵,一边用力的嗅着杨玉萍的香味,一边死死的盯着红裙内的风光。

  他只觉得身下起了剧烈的反应 ,特别想要融化在杨玉萍似水的温柔里。

  越看,脸颊越滚烫,心里那个想法愈发的强烈,很快就要控制不住了。

  “怎么了,小扬,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发热了吗?”杨玉萍哪里知道高扬心里在想什么,直接伸过手去摸摸高扬的额头,看看有没有发热。

  看着杨玉萍白皙的手掌伸了过来,高扬低下头本能的就去躲闪,但是这一低头,又瞥到杨玉萍衣领里面的无限风光。

  右手开始微微颤抖,高扬身子往前倾了倾,忍不住想要伸过手去感受一下红裙之内的旖旎风光,是怎样的触感。

  就在这时候,杨玉萍忽然‘咦’了一声,然后把高扬往自己的身后拉了拉,自己往前走了一步。

  糟了!杨玉萍发现了!“小扬,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杨玉萍指着墙上的窟窿,转过身来,秀眉微皱看着高扬。

  “这,我也不知道……”高扬低着头小声回答,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但是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杨玉萍并没有继续问下去,高扬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悬着的一颗心也放回到肚子里。

  但是高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情并没有就这样结束,杨玉萍突然搬过来一张凳子,把凳子放在墙边上然后站了上去。

  高扬这才明白,杨玉萍是想要验证这边能不能看到隔壁。

  完了!高扬顿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完了完了,要是被她知道我偷看他们,怎么办怎么办……就在高扬正在绞尽脑汁怎么解释的时候,只听边上的杨玉萍忽然‘啊’的一声惊呼,他转头一看,发现是老旧的木凳子根本支撑不住杨玉萍的体重,摇摇晃晃起来。

  此时杨玉萍吓得连忙弯腰蹲下来,这一刻高扬看到那地方 ,就那么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自己的眼前。

  原来,女人的那里是这样的……杨玉萍忽然感觉那地儿一凉,意识到自己没有穿内裤,连忙用手捂住裙子,但是这样一来她就没办法掌握平衡了。

  “小扬,别傻站着呀,扶我一把。

  ”“哦哦,舅妈,我来了。

  ”高扬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去扶杨玉萍。

  但是终究是差了一步,杨玉萍直接从凳子上摔了下来,高扬伸手去接,但是因为身体羸弱,根本只撑不住杨玉萍的身子,直接被她压在了身下。

  本来刚刚看到杨玉萍的那地儿高扬就有了反应,现在被杨玉萍软绵绵的身子压在身上,他身下那地儿的邪火一下子全部爆发了出来,那处顿时起了反应。

  “你没事吧,小扬,舅妈没有伤到……”杨玉萍挣扎着要站起来,但是感觉到小肚子那里突然‘鼓’出来一个东西,虽然隔着裙子,杨玉萍依旧感受到那阵滚烫……看来小扬真的长大了,这坏小子居然敢偷看我跟他表舅,真是羞死了,看来要好好惩罚一下他,不过这小子的那家伙,倒是比他表舅争气多了,要是能……呸呸呸,想什么呢杨玉萍,这可是表外甥,你怎么好意思想这么龌龊的事情。

  杨玉萍甩了甩头,想要把这个羞耻的念头甩出去,但是身体却很诚实,几分钟后才依依不舍的爬了起来。

  高扬也连忙爬起身来,然后直接转过身去,因为他那地儿一直有反应,在杨玉萍的面前这样,他觉得实在太尴尬了。

  “小扬,你心里想什么,舅妈知道,你有这种反应是很正常的,毕竟你也长大了,不要害羞哦。

  ”杨玉萍一边耐心安慰,心里一边偷着乐,小扬还真是可爱。

  “知道了,舅妈……”高扬点点头,他现在可不是因为有反应而害羞,主要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杨玉萍光着身子的模样……“那,以后可不允许在偷看舅妈了哦。

  ”杨玉萍笑着伸手摸了一下高扬的头,然后到一边拿了衣服,然后径直走出了们。

  高扬赶紧跑过去把门关上,然后伸手摸着刚刚杨玉萍坐着的地方,一丝余温尚在……第二天一大早,高扬从田里浇水回来,就听见表姑婆就在门口埋怨杨玉萍,“玉萍啊,不是我多嘴,你跟建明也结婚七八年了,隔壁老瓜头家前年刚娶的媳妇儿,三年抱俩,你七八年总得让我这个黄土已经埋到脖子的人抱个孙子吧。

  ”这种话自从杨玉萍嫁过来一年之后,表姑婆就开始嘀咕了,高扬早就听得耳朵起茧子了,并没有在意。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表姑婆居然又冒出一句雷人的话来,“实在不行的话,让村里的张半仙来给你看看吧,上次给狗蛋媳妇儿入夏看过一回,人家过年就生了大胖小子。

  ”高扬一听,差点骂出声来,村里私底下都传狗蛋的儿子就是张半仙的种,咋能让张半仙来给杨玉萍看呢,这分明就是引狼入室!一想到杨玉萍要被张半仙拱,高扬这心里就受不了,不行,一定得想办法阻止!不过心里这么想,高扬却没有说出来,毕竟自己也没有啥证据证明狗蛋的儿子就是张半仙的种,所以也就只能把这种想法揣肚子里 。

  而且,高扬觉得,就看表舅在床上三分钟不到的架势,杨玉萍怀不上,肯定是表舅的问题。

  “小扬回来了,看你这一头大汗的,舅妈给你擦擦。

  ”倚在门边上的杨玉萍早就被婆婆说的不耐烦了,这些话都听得耳朵生茧子了,她连忙找个借口躲开,用自己的汗巾给高扬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你还别不当回事,今晚上我就让张半仙回来给你瞧瞧……”老婆婆叨咕一声,寒着一张橘子皮的脸就出门去了。

  “好香啊,舅妈你是不是用香水了?”高扬闻着杨玉萍的汗巾,上面有一股好闻的味道。

  “啥香水啊,这是女人香,你还小,等大一点就知道了。

  ”杨玉萍笑着伸出葱白小手在高扬的脑门上弹了一下 。

  高扬摸了摸脑门,嘿嘿一笑,“那就是舅妈的味道呗,真好闻。

  ”“真的?”杨玉萍睁大了杏眼,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高扬用力点了点头,他仔细打量了一眼自己这个三十岁出头充满成熟女人气息的杨玉萍,今天的杨玉萍穿着一件紫色的短袖,下面搭配上一件黑色的小短裙,把她雪白的皮肤衬托的更加白皙。

  短袖的领头稍大,高扬一低头就可以居高临下看到美好的景色 。

  “真的,舅妈是村子上最漂亮的女人,也是最香的女人。

  ”高扬用力的点点头,这是他的心里话。

  “小扬,你啥时候也学会油嘴滑舌了,不过,舅妈喜欢,饿了吧,我给你去弄午饭吃。

  ”杨玉萍咯咯一笑,然后就弯着腰钻进低矮的伙房里,准备生火做饭。

  看着杨玉萍弯腰而勾勒出的腰线,高扬立马就想起昨天晚上在自己房间里同样的姿势,他心里突然有了一丝丝的冲动,上去抱住杨玉萍,好好的疼爱她。

  这个心思一冒出来,高扬就按耐不住了,他故意问了一句,“舅妈,我表舅呢?”因为伙房实在低矮,所以杨玉萍只能撅着回了一句,“你表舅跟别人去镇上打临工去了,过几天才回来,你有啥事吗?”“没,没事,我先去洗把澡了。

  ”高扬连忙回答。

  因为表姑婆一个人睡在伙房边上的房子里,所以这几天在大房子里,只有高扬和杨玉萍。

  一想到和杨玉萍能够独处,高扬这心思立马就活络起来,洗澡的时候就在想,怎么才能把杨玉萍给弄到手呢?就在高扬心里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忽然就听见从外面传来杨玉萍的呼救声。

  “小扬,蛇,有蛇!”高扬一听有蛇,顾不得许多,穿上一条内裤,光着膀子就窜了出去。

  农村里有蛇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杨玉萍却没有想到,刚刚弄柴火的时候,忽然游出来一条花花绿绿的小蛇。

  因为猝不及防,杨玉萍被这条蛇冷不丁的咬了一口。

  高扬窜过来,拿起边上的木棍直接把这条小蛇直接乱棍打死。

  “舅妈,你被蛇咬到了呀!”高扬看到杨玉萍雪白的大腿上面有一处大而深的血点,很明显是被毒蛇咬了。

  “怎么办,小扬,舅妈不想死啊,你快点帮我想想办法。

  ”杨玉萍一张小脸吓得惨白,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紧紧抓住高扬的手。

  “舅妈你别急,只要把蛇毒吸出来就好了,只是……”高扬看了一眼杨玉萍的伤口,有些不太好意思。

  这花蛇哪里不咬,非要杨玉萍的大腿内侧那里……“小扬,有啥话你就直说,舅妈一条命就在你手上。

  ”杨玉萍急的俏脸通红,她知道花花绿绿的蛇肯定是有毒的,她现在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了高扬的身上。

  “舅妈,你别急,我以前也被蛇咬过,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嘴赶紧把蛇毒吸出来。

  ”

我不是盲人,但我开了一家盲人按摩店,村里的姑娘都是常客……我叫陈生,30岁了还是单身汉,因为天生眼白多看起来就是个盲人,村里的人都把我当盲人。

  隔壁的寡妇更是对我毫无避讳,她长得娇艳,身材又丰腴,前凸后翘的,可惜这么个尤物竟然放着没人要!天天大晚上的不晓得在屋里干些什么瞎事,那娇娇声儿直勾着我的魂穿过那道墙,看看寡妇深夜中自我安慰。

  没想到我的机会还真来了。

  今晚,我刚躺上床就听到隔壁娇柔的呼喊,那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直听得我心里发痒。

  这么晚了,叫我干嘛?难不成是寂寞了?脑中浮现出李素英那极品身材,心头一片火热,我隔着窗问:“李姐,唤我有啥事儿?”“小陈啊,我卫生间的门好像坏了,你能帮我弄开么?你进屋摸到卫生间门,那有个门栓,拉下就行。

  ”卫生间?我整个人顿时就懵了,喉咙咽了口唾沫。

  这寡妇在洗澡,竟然让我去给她开门,当我是真瞎呐!过去开门就能看到李寡妇那妖娆的身材,我几年没见过女人的身子了,这时候我激动地脚哆嗦,摸着进了她家。

  她家门没锁,村里人都晓得李寡妇的门天天都是敞开的,只要是男人都可以进。

  我找到厕所,那亮着灯,一眼看到了门栓。

  抓着门栓,手不停颤抖,我朝里喊道:“李姐,是我,就是把门从外面打开就可以了么?”“啊…对的。

  ”李素英那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在兴奋着什么。

  我看得见,自然是一下子就能打开卫生间,可是我还装作在门上面摸摸索索的,最终放在门栓上,一拉,整个门微微晃动。

  居然没有开。

  我再次用力拉拽整个门,门‘咔嚓’一声,打开门来。

  我就看到李素英面色潮红、上半身穿着遮羞布的站在我面前,一只手拿个胶棒,另一只手捏着围在身上的浴袍,娇滴滴的脸像成熟的苹果,煞是好看。

  看到李寡妇那充满着媚劲的眼眸,我心里一紧血液顿时沸腾起来,顿时就有了反应,我暗叫不好压下心里的火热。

  可那曼妙的身子就在我面前晃悠着,我一个大小伙子,怎么忍受得了?我注意到她手中的胶棒,上厕所拿个胶棒,难道……“多亏你啊小陈,要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出去呢!”我点了点头,心说不亏不亏,没想到晚上还能看到如此美妙的景色,哪里会亏。

  (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李素英朝我走来,一股迷人的芬芳扑面而来。

  当李素英靠近我,我清楚的看到她看向我下方那震惊的眼神,嘴巴大的差不多能够放下一个苹果。

  我从小天赋异禀,村里的男人无不羡慕。

  我连忙捂住下方,故作一脸难受的样子。

  “李姐,我尿急,能不能在你这撒一泡尿?”“可以可以,需要我帮忙么?”“不用李姐,我自己可以的。

  ”我关门走了进去,侧对着门,然后拉开拉链,我余光瞄到李素英将门偷偷的打开一条缝偷看我。

  我瞅见李素英目不转睛的盯着我那儿,嘴巴张的老大,一脸惊讶的样子。

  话说李素英老公也死去五六年了,这五六年估摸着都没有男人碰过,这么多年她应该很寂寞。

  我故意没尿进便池,再度看向李素英,却发现她的一只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原本手上的胶棒也不见了……我见状,内心更是像被火炉烤着一样,浑身都发烫了。

  尿完我穿好裤子,拉上拉链,摸着墙壁走了出来,我看着近在咫尺的李素英,咽了一口唾沫。

  她目光火热的看着我下方,捂着胸口的左手还在轻轻的动着,此时手上的胶棒却是不知道哪里去了。

  “李姐,没有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我多想接着再看李素英那丰腴的身子,但是作为盲人的我不能在这多待。

  “要不进来喝口水吧!今天怪麻烦你的,大晚上的还把你叫过来。

  ”李素英见我要走,顿时就有些急了,连忙开口说道。

  我听到她说的话,心里顿时就乐开了花!大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象还是一个寂寞多年的寡妇,这怎么能不让我乐开了花。

  我故作犹豫。

  李素英却是双手直接拉着我的胳膊,往屋里面走。

  她双手拉着我的胳膊,紧紧抱着我的胳膊,温热、美妙的触感把我的心都变软了,止不住的掀起一阵阵旖旎。

  “李姐,你的胳膊好暖和。

  ”我歪头看向李素英,说道。

  李素英低头一看,脸瞬间再度红了一个层次,因为她的胸口死死挤着我的胳膊。

  进了房间,李素英果真给我倒了一杯水,然后进入到房间,过了一会儿出来,穿了一身轻薄的衣服。

  坐在我面前,一双媚人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跟我聊一些家常。

  “你冷么?”李素英眼睛瞥了一下我那儿,稍稍抿嘴,然后问道。

  我摇摇头,紧了紧双腿。

  我哪里是冷,我就是太热了,浑身燥热,满脑子都是之前看到的李素英的跟棉花一样的身子。

  “姐姐给你去拿件衣服,你等一下啊!”李素英站起身,冲着我说道。

  我一听,连忙摆手说不用了。

  可这一松手,我压着的地方登时就抬了起来。

  李素英眼睛瞪得老大,禁不住的捂嘴,似乎还在惊讶我的过人之处。

  “那…那好吧。

  ”李素英坐下,只不过一直在抿着嘴,眸子充满着迷人的情意。

  我浑身酥痒难耐,心中那一团火起来了,越压就越旺盛。

  李素英端起一杯水,递到我面前,我刚打算伸出手去接,就看到她故意一歪,将整杯水倒在了我的大腿上。

  “哎哟哎哟!没事吧小陈,都怪姐姐手笨,姐姐给你擦干!”还没等我开口说话,李素英立刻就半蹲下来,用手拍打着我裤子上的温水。

  我低头看着李素英,那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身前的撑得衣服像要爆开一样,随着她的动作起伏着。

  看的我一阵晃神。

  少妇的身材就是好,这根本无法掌控吧?李素英拍着拍着就开始往大腿里走了,衣服不是宽松的,每一次拍打,我都能感受到一点点的牵扯感,让我感觉越发的强烈。

  李素英浑身颤抖,我微微歪头,却发现她的手又开始在自己身上游走起来了。

  “李姐…”我叫了她一下,李素英却是直接一把手抓住了我……“李姐…你,你在干嘛?”我脊背顿时就传来一股贯彻全身的电流,让我呼吸瞬间就急促了起来。

  “小陈…姐,单身很多年了…”李素英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

  因为我那儿根本不是单手可以操控的。

  “不是,李姐…咱们两个,不能……”我双手扶着板凳,上半身僵直着,一动不敢动,声音颤抖着。

  心头仿佛有无数个蚂蚁在乱爬一样,全身的骨头都要酥了!“姐真的受不了了…已经五年没有体验过那种滋味了…”我陡然间浑身一紧,感觉快透不过气来了。

  “嘎咋!”就在这时,院子里忽然传出声响,原本蹲着的李素英忽然间站起身,一脸惊慌,小脸吓的煞白,连忙把我拉起来,然后进入到她的房间,对我说了一句不要出声,就立刻关门出去了。

  我一愣,心想发生了什么?环顾四周,屋里很整洁,床上就一个枕头,一张凉席,桌子上面也只是一盏台灯还有一本书,我走上前去,男女相拥缠绵的春图展现在我眼前。

  居然是一本禁书!我还发现桌子下面有胶棒,此刻我瞬间就明白了之前刚出浴室的时候为什么李素英手里拿着这东西了。

  合着这都用上这些假东西了!这得多寂寞啊?!正当我打算瞥几眼那本禁书的时候,屋外突然传来一声碰撞声音。

  我连忙跑到门前,打开一条门缝,赫然就看到村长的儿子齐三站在门口。

  “你怎么又来了?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不会改嫁的!死了你的心吧!”李素英一只手紧捏着领子,面如寒霜。

  齐三一脸狞笑,竟是直接脱去了上衣,搓了搓那跟怀了七个月的孕妇一样的啤酒肚,大步朝着李素英走过去,李素英步步后退。

  “让你改嫁,嗝儿!是给你面子,别特么给脸不要脸,老子今天就强了你,让你体验一下男人的滋味!”齐三显然是喝了酒的,面色潮红。

  李素英眼睛瞪得浑圆,双手捂着胸口,道:“你不要过来!你要是再过来,我就喊了!”齐三一把抓住李素英的藕臂,李素英用力挣脱,一个不稳,往后面倒去,后背直接撞在桌子上,‘啊!’的叫了一声,随后面露痛苦的表情,捂着尾椎。

  “你个小贱人!”齐三破口大骂,奔到李素英的面前,拽住那上衣,往两边一扯,竟是直接就扯开了。

  齐三顿时眼睛放光,一只手掐着李素英的脖子,另一只手在解裤腰带。

  李素英两个手疯狂的拍打着齐三的粗壮的手臂,我看见了她眼角的泪光。

  

  夜幕降临,暴雨如注,她还没回来,被路灯打照的泊油路上,连个人影也没有。

  时间慢慢将等待变成煎熬,这么晚了,她一个人怎么应付那个老男人。

  想到这,我心如火烧,有几分不知所措,而此时,她的手机已呈关机状态……  公司的产品这阵子销量直线下滑,为了提高产品质量,导致资金一时周转不过来。

  为了生存,我决定让老吴入股,可在股份上,我和他有点分歧。

  他狮子大开口,想借此机会占用五成股份,这好不容易打出来的江山,岂有拱手让人的道理。

  见我一筹莫展,她央求一试,她扬着脖子,有那么一点点骄傲的样子,说:我们女人谈生意,说不定马到成功。

  她嫁给我时,我还是一个穷小子,当年和我一起创业,没少受苦。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让她衣食无忧了,却不想如今还要她帮我谈判。

    一夜无眠,天灰蒙蒙亮的时候,我便出了门,去寻她。

  她的电话大约是在上午十点左右开机的,发来短信,只有两字:搞定。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说是让利  心里一阵狂喜,只是转念有些疑惑,她是怎么让那个一毛不拔小气吧啦的男人同意接受三成股份的?回到家,她已睡了。

  老吴的资金犹如雪中送炭,拯救了我的公司。

  不出两月,公司财政稳定了下来,很快,产品受到了市场的肯定。

  随着产品受到市场的肯定,她和老吴之间的流言蜚语,传得沸沸扬扬,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至今我都无法相信她背叛了我。

    那天从外地出差回来,去茶水吧打水的时候,撞见老吴那只肥厚的手,朝着她的臀部一拍,那声音清脆得令我心惊肉跳。

    她扭捏了几下,想绕开他的手,他却一把搂住她的腰,那一刻我感觉她像一个瓷娃娃,随时都可能会碎在他那张钳子一般的手里。

  他旁若无人一般,朝着她的胸又是盈盈一握。

  她的脸,面若桃色,声音酥软:死鬼,别这样,在公司让人看见可不好。

    他有几分不舍的松了手,打了一杯咖啡,凑到她耳边说道:晚上八点,老地方见,睡都睡了,还害什么羞呀。

  声音虽小,却字字入了我的耳朵。

  那一刻,我才清清楚楚的明白,原来他们早已做了苟且之事。

  老吴转身就撞见我在身后,顿时脸就黑了,端着一杯咖啡,灰溜溜的进了办公室。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说是让利  我将她拖进我的办公室,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低吼道:你自己解释。

  她看了我一眼,良久才说道:我跟他没什么的,就那次下雨天和他谈判,他说要让点利益给他,为了咱们的公司,我就从来他了……我没想到他会一直骚扰我,我怕你发现,又怕别人看见,所以只好跟他周旋……  周旋?用我对你的爱和他周旋?为了咱们公司?我苦笑着反问道,心里的愤怒陡然窜到头顶,我指着她呵斥说道:也就我,傻蛋!赔了夫人又折兵,还整天傻愣傻愣的地(三个洞都被塞满爽)帮人家挣钱!她明媚的眸子,被眼泪淹没,悔不当初,泣不成声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对不起。

    看着哭得像个泪人的她,我的心又软得一塌糊涂。

  当时是我允许她替我去谈判的,她怎会敌得过那只老狐狸,我早该想到会有这番遭遇,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说是让利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b.aspx?4029.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b.aspx?5159.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b.aspx?960.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b.aspx?7625.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b.aspx?7446.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b.aspx?5823.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b.aspx?6204.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top/twb.aspx?7663.html